第206章 吞天蟒曹文

作者:半颗纽扣 |字数:10240

人气小说:三千铭契目录家有庶夫套路深系统天敌余劫孽情军火大皇帝移民散修体内住了一只神续弦难当

    虽然封禁形成,不过唐宇并没有害怕,反而加快九头的速度咬去。

    他的九头距离苏翎尽皆只有还不到一丈,赢的,只会是他唐宇!

    “是真的来不及呢。”苏翎的笑声越发轻吟。

    随后在唐宇的视线中看到,在他距离最近一个头还差一寸便能咬到的时候,苏翎的身体弥漫荧光化为人形,而后苏翎双脚一点跃到那个头的头顶,再次一点,以微小的体型在他九头之间穿行,几个闪烁就拉开和他的距离。

    若是正常的时候,唐宇有自信苏翎不可能离开!

    可是,现在不是正常时候,苏翎的封禁已经形成

    远处。

    拉开距离的苏翎嘴角上扬:“这一把,好似赢的人是我。”

    “”沉默一会,感知着越来越大的封禁之力,唐宇苦笑:“你赢了。”

    失败的唐宇没有迟疑便抛出龙鳞,暗暗的有些懊恼,他没想到,苏翎竟然会在关键时刻化为人形避开他的撕咬,而后借助封禁的镇压离开距离。

    失策!失策!他在算计,却没想到,苏翎也在算计。

    接过龙鳞,苏翎的心绪暗暗有些侥幸,差一点他就输了,若唐宇没有选择冒险,那么他只能认输他不会告诉唐宇,他之前已经到达极限。

    一刻钟,便是他无损的极限!超过一刻钟,他的身体就会开始出现崩溃的趋势,他不可能会因为区区龙鳞冒着让身体崩溃的危险继续纠缠。

    时也,命也!

    接连失去两枚龙鳞的唐宇并没有纠缠,而是抬头看着正在激战的天空各处,眼眸飞速转动,显然是在思索着下一个和谁交手。

    苏翎见状,跟着抬头看着天空,一边抚平身体,一边静静的分析着交战群妖的实力差距。

    很快的,他便发现除却敖桦以外还需要着重注意的妖,那是一个面容充满淡然之色的青年,好似没有什么事情能动摇其思绪。

    记得之前白沁曾说,他名唤风灵,之所以此刻会引来苏翎他的注意,并不是风灵此刻表现的实力有多强,而是风灵并没有现出真身,一直都是在以人形交战。

    对妖族而言,化为人形只是方便生活,实质上,化为人形的妖族并不能发挥全部的实力,唯有化为真身妖族才可发挥巅峰的实力。

    而和红尘境皇族交手,风灵以人形交战,无一不是在述说着其实力非凡。

    而和风灵交手的妖是曹文,其真身为一只身躯极其庞大的巨蟒,有着超过一丈粗壮,长度接近二十丈的巨蟒。

    若苏翎没有记错,那是一只吞天蟒!以吞天为名,足以可见其种族的强大。

    约莫半个时辰后。

    “呵呵,承认。”伴着轻笑之声,同时有两个战场结束战斗,四个妖族落下地面,那四个妖分别是白沁,张默,曹文以及风灵,胜者是白沁和风灵,值得一提的是,击败曹文的风灵,从始至终都未曾现出真身。

    那陌生的气息也让苏翎无法推测风灵的族群为何。

    也因为同时两个战场的停战,地面的妖又变得多起来,加上苏翎这个“妖”,足足七个妖未曾比斗。

    和白沁随意聊会天,白沁便闭眼开始恢复妖力,毕竟之前不断的以妖力进行远程轰炸,对她的消耗不算少。

    而苏翎沉吟一会便放弃对风灵出手的打算,他看不透风灵,打起来对他应该并无好处此时他的限制太大,他并没有信心在一刻钟内击败看不透的风灵。

    “苏翎,我们来打一场如何!”这声音,是曹文的!

    苏翎因为没有把握故而暂时不准备主动出手,却是有妖要主动对苏翎下手。

    “好啊。”双脚一点,苏翎径直跃上天空。

    “嘶”曹文身体一扭,化为吞天蟒真身冲天而起,庞大的身躯拂过,触碰的山石草木尽皆化为齑粉。

    那蛇麟边缘有着极其隐晦的寒光闪过,显然那鳞片并非只有防御之效。

    地面,白沁悄然睁眼,神色悄然一沉。

    “沁姐姐,怎么了?”白青青靠近些许。

    “曹文对苏翎有些克制。”白沁微微摇头,眼眸有些淡淡的无奈,显然是不认为苏翎能取胜。

    “克制?”思索一会,白青青露出迟疑:“我虽然对火羽金翅枭一族了解不多,不过我并没有听说吞天蟒能克制才对。”

    “不是族群克制,而是”

    思索许久,白沁才带着纠结传音:“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曹文克制的不是苏翎的族群,而是苏翎这两次取胜的封禁之法,而且此刻他的后患依旧存在。”

    白青青虽然依旧不是很懂,却也听出来,这一把苏翎失败的可能性极高,也因为如此,跟着露出担忧之色。

    天空。

    “嘶”苏翎才刚在天空站定,曹文所化的吞天蟒便张开血盆大口朝着苏翎咬去。

    虽然其真身体型只有一丈粗,不过其此刻张开的巨口竟然已经超过五丈之巨,苏翎所化的枭不过三丈大小,一口吞下显然不难。

    “想吞我?唳”伴着暴戾的咆哮,苏翎化为枭的模样不退反进,携带着火海便直接撞过去。

    “龙鳞,归我了!”随着曹文的低吼,一股股看不到的音波从其巨口处弥漫,也因为那诡异音波的缘故,苏翎发现,他周身的火海开始缓缓降低威能。

    “果然是有点门道。”低语一声,苏翎双翼一展放弃撞击逆转身形。

    “想走?晚了!”曹文却没有这么简单便放弃,忽然开始吸气,庞大的牵引之力朝着苏翎席卷,也因为那拉扯之力的缘故,苏翎的速度爆减。

    “唳!”苏翎再度展翅,一只只幻化的枭横空出事挡在他的身前。

    “回来吧你!”曹文却没有气恼,吸力没有半点减弱,一只只幻化的枭没有反抗之力的被他吞噬,同时那巨尾忽然横扫朝着苏翎倒卷。

    “麻烦了。”苏翎的面容微微一沉。

    换做其他时候他倒是不惧曹文之尾,可是此时他虽然以幻化的枭挡住巨大的牵引之力,不过幻化的枭并非严严实实的堵住任何缝隙,他依然承受着少许牵引之力,他的速度也因此受到影响。

    他能确定,这一尾巴,他避不开。

    苏翎察觉到曹文抽来的尾巴避不开,神色顿时一沉。

    迟疑半息,苏翎面容发狠:“区区蛇尾,何惧!”

    双翼展翅,苏翎逆转方向朝着那蛇尾便扑过去。

    “嘭”闷响传出,苏翎的爪子和蛇尾接触到一起,无数的余波在天空蔓延。

    地面,正在恢复损耗的风灵看向天空,缓缓摇头:“可惜。”

    “可惜什么。”现在还一次战斗都没有开始的敖桦无声无息靠近。

    风灵扫视一眼,随后嘴角上扬:“开战之初,白沁和白青青认为苏翎会败,而我则认为他能赢不过很可惜,我的估计有误,苏翎他输了。”

    敖桦嘴角缓缓上扬:“呵呵,他们的战斗还未结束,此时便下定论恐是有些为时过早。”

    “以我真身的特殊都不敢和吞天蟒接触,而苏翎”话语虽然没有说完,不过风灵的面容却充满着肯定,其意不言而喻。

    这一次,敖桦并没有继续回应,而是静静的注视天空

    天空。

    苏翎的枭爪刚和曹文的尾巴碰撞,顿时便感觉到一股极其庞大的力量顺着那尾巴进入体内,那强悍的反震之力竟然让他身体开始发麻,差点无法控制身躯。

    “好强的力量。”闷哼一声,苏翎仙力不计代价的爆发,强行将那反震之力压制在体内,随后双爪发力,将那尾巴紧紧的抓住准备朝着地面摔下去。

    “嘶嘶”曹文蛇信子飞速喷吐,也不知他哪来的力量,尾巴微微弯曲少许,随后朝着地面狠狠的一拉。

    “唳”之前苏翎强行压下的反震之力瞬间爆发,内外夹击之下,他的身体出现失控,也因为如此,整个人朝着地面摔下去。

    “苏翎”正在观战的白沁神色一边,身影一晃便飞跃而起准备支援。

    敖桦身体一晃便出现在白沁的必经之路:“呵呵,何必这么着急。”

    风灵也在原地轻语:“这并非生死厮杀,无论谁胜谁负都不会有生死之危。”

    白沁闻言,迟疑一会飞回地面:“倒是冲动了些。”

    天空。

    因为忽然巨力时空摔落的苏翎心绪开始发狠:“怕你不成!”

    当然,他并没有冲动,而是飞速以仙力化解体内的反震之力,以免下一次被这反震之力所阴。

    “嘶”曹文并没有闲着,直接从天空扑下,血盆大口再一次张开。

    半息后,苏翎终于将反震之力化解,而曹文的巨口距离他不足十丈,他甚至能闻到那两枚獠牙之处传来的些许血腥味道。

    “以你的大小,想吞我还差了些!”苏翎此刻也彻底发狠,仙力爆发,三丈大小的身躯迎风而涨。

    “唳”随着暴戾的凤鸣,不过一眨眼的时间,苏翎的身体便从三丈大小化为恐怖的百丈之巨,曹文的身体在他的眼中,已经不算什么。

    “呲”曹文并没有因为苏翎的身体变大而停下,巨口瞬间咬中苏翎的腹部。

    “苏翎,认输吧,体型大小于我而言没有差别!你,已经输了!”曹文没有松口,那声音是从腹部传出。

    而他之言并非空穴来风,苏翎能感知到,随着曹文咬中他,除却腹部传来的剧痛,还有便是一股恐怖的吞噬力,血肉,力量,生机等等尽皆开始被曹文吞噬。

    吞天蟒,无物不吞,无物不噬!修为差距若是不大,被吞天蟒咬中,胜负便已经得出结果。

    “我还没输呢!”苏翎此刻却没有认输,反而猛然踩出两只爪子,瞬间便将曹文的身体卡住踩在地面,分别是曹文蛇头三寸和腹部七寸之处。

    这里的三寸和七寸并非是指距离,而是指百分比,曹文体长的百分比之处,从头部朝着尾巴而去的百分比方位。

    “轰隆隆”地动山摇,好似十八级地震一般的颤动开始在周围数千里内开始出现,无数的大地开裂。

    “既然你不认输,那便休怪我曹文出手无情!”曹文也开始发狠,吞噬之力暴涨。

    “嘭”苏翎双翼展动,两只翅膀同时拍中曹文的蛇头,强大的反震之力爆发。

    “哼!”闷哼一声,曹文吞噬之力不减。

    “唳”苏翎的眼眸开始变红,一股暴戾之意冲入脑海,随后他的双翼再一次拍打而下,同时枭喙朝着蛇头便狠狠的啄下去。

    “呲”曹文的鳞片显然无法阻拦枭喙,一口之下,鲜血迸发,随后苏翎朝着旁边狠狠的一撕,其蛇头顿时变得血淋淋的。

    “啊”蛇头受创,曹文顿时发出一声惨叫。

    恰在这时,苏翎的双翼再一次拍打而来,那巨大的力量让曹文的脑袋变得晕乎乎的,好似有无数的金星在眼前围绕。

    “唳”苏翎没有停手,迎风展翅而起,一股庞大的吸引之力从枭喙之处传出,晕乎乎的曹文朝着他的嘴巴飞去。

    他竟然要吞了曹文!

    “封!”关键时刻,敖桦忽然出手,化为一条五十丈之巨的恐怖巨龙,周身颜色有些诡异,好似是灰色却又不是,好似是银色又不是银色,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颜色。

    而正准备吞噬曹文的苏翎只感觉一股庞大的空间压力降临,淬不及防之下身体都有些站不稳。

    也因为苏翎的站不稳,曹文脱离困境,蛇尾一甩瞬间拉开距离同时怒吼:“苏翎,你疯了不成!”

    那咆哮传入苏翎脑海,一心想要吞噬曹文的苏翎心绪一怔,而后瞳孔顿时一缩他要吞了曹文?智慧生灵身亡后其血肉被烤熟之后他都不愿意去触碰分毫,刚刚竟然准备吞了曹文?

    “呼呼”微微呼气压制内心的暴动,苏翎身体一晃化为真身:“之前冲动了些,见谅。”

    而心绪,苏翎则开始警惕属于火羽金翅枭暴戾的性子,刻在骨头和血液里的暴戾之性,之前发现有后遗症的时候他就察觉暴戾之性开始影响他,不过他认为他的心境足以将那暴戾给镇压,却没想到

    还好,他的心境不凡,稍有外物打扰便能察觉,若不然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苏翎清醒后,暗自开始对增加的暴戾之性生出警惕。

    而曹文听到苏翎的话音,先是一怔,随后抛出龙鳞:“你赢了。”

    接过龙鳞,苏翎并没有多说什么,径直飞到地面。

    曹文此刻的心绪也极其无奈他之所以对苏翎出手,便是因为之前苏翎取胜的两次都是以镇压之法取胜,而他,无惧那镇压之法。

    吞天蟒,无物不吞,无物不噬,若苏翎以镇压之法将他封禁,那么他便将组成封禁的枭或者火莲直接吞噬,之前他吞下那么多的幻化枭苏翎都没有发动封禁,不是因为不想,而是不能。

    只要被曹文吞掉的东西,统统全部失去控制消失。

    结果没想到作为吞天蟒的曹文竟然差一点被苏翎给吞了。

    最为原始的肉身厮杀,是分出胜负最快,也是最为危险的!

    白沁此时好似第一次认识苏翎一般:“你之前怎么了?”

    “没事。”停顿一会,苏翎又解释:“也许是因为无法彻底掌控的缘故,刚刚打起来,心性有些失控。”

    另一边,敖桦看着苏翎,眉头有些皱,他倒不是在意苏翎之前的举动,而是在意苏翎之前透露出的实力以刚刚忽然爆发的视线,他没有半点自信能打赢苏翎。

    这真是刚刚才突破不久的红尘境?

    苏翎却没有在意敖桦的反应,和白沁白青青交谈一会,确认身体没有问题后便选择一个妖再一次开始比斗

    一转眼,十天时间缓缓过去,距离狩猎结束还有十天,而这里的比斗也渐渐接近尾声。

    “承认。”伴着低语,苏翎和一个妖族从天空落下。

    这十天时间,苏翎进行比斗的次数不多,保持着两天一次的频率,一则是为确保身体不会出问题,二则是为就抚平因为不断比斗而浮现出的暴戾。

    此时,他还没有一战的妖族,仅仅剩下风灵以及敖桦。

    输给苏翎的那个妖族并没有说什么,抛出一枚龙鳞便朝着远处飞出,不远处之外有一个传送阵,他显然是要离开狩猎之地。

    接过龙鳞,苏翎回想着之前的比斗,心绪微微有些无奈。

    十天内的五场比斗,他败了一次,本来他并不会失败,只是最后他选择停手而不是继续打,也是他来到这中心之处输出去的唯一一枚龙鳞。

    那个妖并不是为他忌惮的敖桦或者看不透的风灵,而是童凯,最初出声的童凯。

    童凯的实力并不让他畏惧,之所以会输,是因为童凯的真身为祸心猿,极其擅长神魂以及心灵的攻击,和童凯比斗不久他便察觉到暴戾的意境在他心绪之内飞速提高。

    为避免再度出现和曹文比斗之时的情况,苏翎故而选择了认输不过纵然如此,苏翎此刻依然身负八枚龙鳞,名列前茅!

    “苏翎,我们要不要来打上一场?”

    话音落,风灵上前几步:“你可以拒绝。”

    “我之前的消耗不低,我先恢复一会。”话音落,苏翎缓缓闭眼抚平之前身体带来的激荡。

    “我以为,你不会主动挑战呢。”敖桦在原地轻声低语。

    风灵轻笑一声,飞上天空:“他的实力不凡,技痒罢了。”

    约莫半刻钟过去,苏翎缓缓睁眼,随即不着痕迹的传音:“白沁,你可知道风灵的真身为何?”

    “不知道。”停顿一会,白沁微微皱眉:“风灵的情报我所知极少,见过其真身的妖更是不多,我知道他的实力很强,而我和他曾经有过一战,非敌。”

    苏翎点头表示知晓,随即一步一步朝着天空走去,同时内心飞速思索风灵的真身会是什么。

    可是纵然回想无数属于枭的记忆,苏翎却还是没有发现有什么气息能和此刻的风灵相同,连枭都不知道更是没有见过的种族?

    风灵却是不知苏翎的想法,而是缓缓低语:“你我实力应当差距不大,交战之时,不必留手。”

    “这是,自然!”话音落,苏翎体表浮现荧光化为枭的模样便冲天而起,身后是无尽火海以及无数的幻化枭相随。

    “风,起!”风灵在天空微微扬手,一缕缕看不见摸不着的狂风朝着地面吹去。

    狂风刚一触及,苏翎顿时便发现一股强大的阻力从狂风中传来,飞行速度爆减无数,而让他无奈的是则是,此风无形无体,他想要反击也做不到。

    好生诡异!

    迟疑少许,苏翎双翼一战,一朵朵火苗从火海中升起,而后一枚枚火焰箭矢腾空。

    既然此风无法反击,那么不理会将之当做寻常的风便是,箭矢生有倒刺,足以破开狂风袭杀!

    事实就如苏翎所想的那般,他的火海受阻,可是以火焰形成的箭矢却是并没有被阻拦多少,犹如倒流的暴雨朝着风灵的位置而去。

    “破!”人形的风灵猛然转头捏印,随后一道道有狂风所汇聚的刀剑棍棒自天空劈下。

    “嘭嘭嘭”闷响迭起,火焰箭矢和刀枪棍棒不断的碰撞。

    而两者的碰撞,极为诡异。

    火焰箭矢击中刀枪棍棒,那刀枪棍棒便会被当场打散没有半点反抗之力,只是刀枪棍棒若是率先打中箭矢除却箭头之外的地方,那么箭矢也会瞬间消散。

    这是因为实力相仿的缘故吗?

    “唳”苏翎此时却是趁机再一次冲天,同时无数的幻化枭弥漫苍穹之巅,一眼看去,苍穹之巅除却火海便是燃烧着火海的枭,再无他物。

    “火狱契封!”幻化枭弥漫天空之时,苏翎心念一转顿时以火焰丝线链接形成封印,当场便将风灵给笼罩其中。

    “是不是,太过简单了些?”虽然封禁形成,苏翎却没有半点喜悦,他看不透的风灵会如此简单便被击败?这让他感觉有些不真实。

    “你的封禁,于我无效。”风灵轻笑一声,随后微微挥手,无数风刃自火焰箭矢的外围出现,随后和刀枪棍棒进行内外夹击。

    “轰隆隆”随着炸响,火焰箭矢当场被清空许多无数,若非苏翎幻化得极多,说不得此刻已经被彻底清空。

    苏翎察觉到火焰箭矢遭受的打击,眉头微皱,随后展翅主动拉开和风灵的距离。

    看着深处封禁中的风灵,眉宇的皱纹加深,同时有些不解,他的封禁会失效?以幻化枭形成的封禁威能更加强大,怎么会失效?

    风灵的实力强大到足以无视他的封禁?这不可能,若强大到能无视他的封禁,他根本就不会是风灵的对手。

    因为苏翎的不解以及疑惑,火焰箭矢彻底被清空。

    “斩!”风灵没有闲着,轻轻挥手,刀枪棍棒和无尽风刃倒卷,铺天盖地的朝着苏翎攻击而去。

    “火殛域!”苏翎瞬间回神撑开领域,而后飞速展动羽翼,无数火羽从领域之中飞出。

    “呵呵,这火羽恐怕无效呢。”风灵嘴角上扬,狂风再起,看起来轻飘飘的火羽遭受狂风影响,不进反退。

    “敕!”内心低喝一声,一朵朵火苗落到火羽之上,随后便看到,火羽开始倒立,一根根好似箭矢箭头位置的弧形倒刺出现。

    也因为那弧形的缘故,火羽的速度虽然受到影响,却还是不会在被狂风所吹走,犹如离弦之箭朝着风灵飞速攻击而去。

    风灵见状,神色先是一沉,随后双脚轻点径直离开封禁范围,身形一晃消失无踪,气息也消失不见。

    “唳”火海倒卷,领域封闭,苏翎神念全力爆发搜索周边,只是让他疑惑的是,找不到风灵好像从他的感知中彻底消失。

    半息后。

    苏翎猛然转头看向身后不远处,他感觉到,那里有一道微风拂过本来微风并没有出奇的,只是直觉告诉他有些不对而已。

    “破!”苏翎没有理会是不是直觉有问题,而是悍然出手,火海中瞬间出现超过十条火蛇朝着微风之处扑去。

    “呵呵,好深的警惕。”伴着轻笑声,那一缕微风无声无息消散,苏翎的火蛇扑了一个空。

    “好难缠。”苏翎的心绪微微一沉,风灵是怎么做到的?

    又是半息,一缕淡淡的青色气旋在苏翎百丈之处出现,也是在气旋出现的瞬间,苏翎察觉到一股浓郁到极致的,属于风灵的气息。

    “唳!”暴戾鸣叫传出,火海瞬间倒卷。

    出乎意料的是,这一次风灵没有避开:“让我们,一击定胜负!”

    火焰成功将气旋包围,随后苏翎的瞳孔微微一缩,他看到,那气旋并没有消失,反而飞速暴涨,至于他的火焰他清晰的感知到,火焰还是他的火焰,只是已经失去控制。

    不,说失去控制有些不准确,准确的说应该是,那气旋周围属于风的牵引之力太过巨大,大到他的火焰只能随风而动,无法脱离。

    他刚想明白,其气旋已经化为一股数十丈的龙卷风,他的火焰被迫顺着龙卷风飞速转动。

    “唳!”微微展翅,尖锐的火羽朝着龙卷风刺去。

    “呵呵,你的火焰只能为我助长威能罢了。”伴着轻笑声,龙卷风没有躲避,而是主动迎着火羽而去。

    待到火羽靠近龙卷风,那巨大的牵引之力降临,苏翎瞬间便感觉到,他的火羽开始不由自主的跟着转动。

    就如风灵之言,他的火羽只是为龙卷风增添威能,而不是对风灵造成麻烦。

    而以那瞬间便让火羽失去控制的牵引之力苏翎近乎能确定,不可靠近,若不然他也会失去控制被被迫跟着龙卷风而移动。

    冒险进入龙卷风中心?无法抵挡外围的牵引之力,谈何入中心!

    “风灵真身到底是什么?”内心暗骂,苏翎微微展翅拉开距离,同时心念一转主动消散火羽以及火海。

    认输?

    不,苏翎做不到!

    最初他主动认输童凯,不是因为他不是对手,而是他明白,他能打赢童凯,只是不愿意被童凯将暴戾之意给牵动罢了。

    此刻却是不同,此刻若是认输,便是代表他拿风灵没辙,不是对手,若是连没有现身真身的风灵都打不赢,他以后还谈何去追查那无数阴云!

    认输,他做不到!

    “我倒是想看看,你这龙卷风到底多强!”低吼一声,苏翎微微展翅,体型迎风而涨到达极限的百丈之巨,随后朝着龙卷风开始咆哮:“唳!”

    凤鸣声充满着暴戾,眼珠也开始缓缓变红。

    “该死,必须要尽快想办法解决此刻的后患,若不然我迟早会彻底被这刻在枭骨子里的暴戾于嗜血若影响。”刚刚准备展翅而起,苏翎猛然回神,察觉到暴戾之意开始占据脑海。

    他化身为枭,那么这暴戾之意便是属于他的,无法规避,稍有怒意便会被牵引而出,若非之前中招一次早有准备,恐怕此刻他会直接以极限的身躯朝着龙卷风扑杀而去。

    可虽然发现又能如何?他除却火力全开扑杀并无其他办法,幻化火羽乃至于火焰造物不过是无用功。

    不知怎的,苏翎忽然想起之前风灵的举动,很是淡然的从他的封禁中走出,随后消散于无形。

    展翅拉开和龙卷风的距离,不过短短三息,苏翎猛然低喝:“不对!”

    他的封禁当真没有效果?若是无效,风灵何必离开封禁之后才消散隐去踪迹?其中必然有着他不知道的原因。

    虽然不知为何,不过他能猜到,也许是风灵不能在中施展?可若是如此,岂不是证明他的封禁有效?可若是有效,为何风灵能很简单的离开封禁?

    这好似一个互相矛盾,得不到答案的悖论。

    一边躲避龙卷风一边思索半晌,苏翎的心底不由得暗骂:“该死,这风灵到底是不,不对,风灵?”

    低语一声,苏翎猛然抬头:“风灵?”

    “怎的,准备认输了吗?”风灵轻笑之声在天地中回荡,好似其并未在龙卷风之中。

    “认输?呵呵。”

    跟着轻笑一声,随后苏翎身体缩小为三丈,话音充满放松:“我一直在想,你的真身到底是什么,连真身都不变便能将我逼到如此境地,若你化出真身我岂不是完全不是对手不过我忽然明白了。”

    “明白了什么?”风灵的话音失去一直以来的云淡风轻,有着些许淡淡的凝重。

    风灵因为苏翎的话音放松从而变得凝重,直觉告诉他,苏翎的确是发现什么才会如此。

    “风灵风灵,是为风之灵。”

    停顿少许,苏翎的双眼微眯:“仙界浩瀚无奇不有,顽石尚可诞生灵智,那么你能成妖也未尝不可。”

    风灵话音再度凝重许多:“你还是没有说,我的真身为何。”

    “我说了,风之灵。”话音落,苏翎的周身开始幻化漫天幻化枭:“其实,从你消失的那一刻起,你便已经化为真身,而你的真身,便是风!我的封禁不是对你无效,对你一样有着效果,不同的只是我的封禁对于你而言,有着无数可以离开的路径罢了!”

    风的本质便是无形无体,除非触及若不然只能通过周围事物得到判断,身处苍穹之巅没有山石草木,那么苏翎自然也便无法看到风灵的位置。

    “”龙卷风微微一停,而后不过片刻,风灵再度轻笑:“你说得不错,我名风灵,我即是风之灵,可你纵然知晓又能如何?”

    “我拿你没辙,只是因为不知你到底如何做到的罢了,我此刻既然已经明白”

    停顿少许,苏翎猛然展翅:“火狱契封,起!”

    “唳”无数的幻化枭开始鸣叫,无尽火焰丝线同时出现,顷刻之间便将周围数千里的苍穹之巅尽数笼罩,而那龙卷风,也在其中!

    龙卷风卷动的速度开始变慢:“我说过,你的封禁于我无效,你自己也言,你的封禁于我而言充满无数离开的路径,不是吗?”

    “真的无效吗?”低语一声,苏翎再度展翅,滔天火海蔓延而起。

    刹那间,封禁之外被无尽火焰所封锁,从地面看去,苍穹之巅已经成为火焰的天下,火海,无处不在。

    做好一切,苏翎双翼展动飞到封禁边缘:“你若还能离开封禁,苏某认输又何妨!可你若不能那么我想也无需太久时间,封禁便能将你的力量尽数镇压。”

    “呼呼”狂风呼啸,龙卷风在封禁中消失,风灵也重新现身,神色有些复杂。

    苏翎身影一晃也化为人族真身,嘴角上扬:“看样子,苏某猜对了。”

    风灵扫视一眼被火海笼罩的封禁,随后露出些许苦笑:“的确。”

    话音落,风灵又露出些许感叹:“红尘之境,你还是第一个通过交战便猜到我真身为何的妖,不妨说说,你如何发现的?”

    苏翎还待回答,风灵便率先抛出一枚龙鳞。

    接过龙鳞,苏翎散掉火海和封禁:“侥幸而已。”

    风灵回到地面,面容含笑:“说来听听。”

    苏翎回到地面,嘴角上扬:“你最后离开封禁的动作,我猜测到我的封禁不应该是对你无效,顺着仔细思索,加之你的名字,不难猜。”

    “原来如此。”话音落,风灵随后微微抱拳:“狩猎即将结束,既然已然失败,我便先行离开,告辞。”

    身形悄然消散。

    苏翎没有在意,而是将视线缓缓看向敖桦。

    汇聚中心的群妖,除却之前十天提前离开的几个,他没有交手的唯还剩下敖桦一妖,就在他准备出声的时候,忽然看到白沁面容开始苦笑。

    迟疑一会,苏翎选择转身带着关切出声:“你怎么了?”

    “没什么。”先是摇头,随后白沁苦笑更甚的解释:“我和风灵有过打斗,不是他的对手如今知晓他的真身,恐怕除却修为超过他,取胜当是无望。”

    风鸾族修的便是风,而风灵真身便是风白沁困不住风灵,哪怕她因为苏翎的缘故知晓如何才能困住风灵,然而她也做不到。

    她的全部攻击术法乃至于封禁之法全部都和风有关,除却她一直看着,若不然只要分心丝毫,风灵便可化风离开。

    风灵,是风之灵!

    苏翎之前之所以能困住,除却封禁之法,更是因为火海,将火海凝固于封禁之外彻底封锁天地才能做到,若不然,他困不住。

    虽然得天独厚,不过风灵的弱点也很明显,和风灵厮杀,掌握其弱点后,对苏翎而言,风灵比得任何一个妖更容易击败,唯一需要考虑的便是能不能在风灵离开之前困住他。

    生死交战和切磋比斗,毕竟有所不同。

    安慰一会白沁后,苏翎缓缓起身:“想来此地已经近乎无妖,敖桦,我们来比一场如何?”

    群妖之中,敖桦给他的感觉最为危险,实力恐怕也是最强的存在。

    “和我打?”

    敖桦盯着苏翎许久,随后悄然抛出龙鳞:“我认输。”

    “为何?”苏翎没有接龙鳞,也因为如此,那龙鳞就在天空滴溜溜的打转。

    “我不是你的对手。”

    停顿少许,敖桦起身离开:“你此刻九枚龙鳞,而我不过八枚,既非第一,那么后续排名便没有意义。”

    话音落,敖桦身形消失不见。

    白青青带着喜悦靠近:“苏翎,他认输还不好吗?你怎的好似有些不高兴。”

    “倒也不是。”思索一会,苏翎看着敖桦离开的方向:“也许,他发现了什么。”

    敖桦的实力没有那么简单,单纯之前他准备吞噬曹文的那一刻,其忽然化身真身封禁空间,那庞大的压力苏翎可以确定,敖桦的实力没那么简单。

    其认输,或许是不愿意将比斗演变为生死厮杀?毕竟,之前他准备吞噬曹文的时候状态太过诡异,而群妖,不傻。

    白沁出声低语:“想那么多作甚,估计此刻狩猎之地也就还我们几个妖,离开此地结束此次狩猎准备进入血脉大阵最为要紧。”

    苏翎闻言,轻轻点头不在耽误,朝着不远处的传送阵飞去。

    到达传送阵后,他们抛出一枚属于自身的龙鳞,而后消失在此地,也随着他们的消失,此间天地开始封锁。

    拿到一枚敖桦龙鳞的苏翎持有足足十枚,不过白沁的却不多,她只有四枚龙鳞,红尘境皇族的实力几乎都不相上下,加之又不是生死厮杀,故而除却异军突起的苏翎,大部分的妖族输赢都差不多是占据五成。

    外界。

    苏翎和白沁他们出来的时候,此地已经开始变得热闹,数以万计的妖族围绕在周边,显然是来看热闹亦或者是参加狩猎纵然失败却没有离开的群妖。

    也因为苏翎他们的出现,妖皇缓缓睁眼:“狩猎之地妖族尽离,此次狩猎,结束!”

txt下载地址:https://www.gamer84.com/down/2838/
手机阅读:https://m.gamer84.com/novel/2838/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