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第三十七章

作者:耳东兔子 |字数:7668

人气小说:三千铭契目录我的末世战车赤髓英雄联盟之暴打全球超级妖猴闯西游极品全能狂少直男的单身生活食戟之我有万界食材

    第三十七章

    早, 这艘船,迟早会翻的。

    前提是,

    我得先上船啊。

    ——《小怪兽日记》

    孔莎迪跟宋子琪谈爱了。

    收到这个消息, 丁羡惘惘地睁着双眼睛盯着面前这个娇羞的姑娘看, 一下子没回过味来, 孔莎迪脸红彤彤的, 真像一只熟透的苹果。

    “早呐?”丁羡回过神,低声道。

    孔莎迪做了个嘘的手势, “刘江最近在抓呢, 得帮我保密。”

    丁羡郑重点头,抿紧了嘴唇。

    “放心吧,我不告诉别人, 只是,们……怎么忽然……”

    孔莎迪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容,“前阵, 不是有个十八中的男生在追我,然后宋子琪那丫就各种开启嘲讽模式,我就觉得这情况看着不太对劲, 于是就主动出手试了试,没想到,这丫道行这么浅, 我还以为他都是情场老手了……”

    丁羡呆若木鸡地拍手:“厉害了。”

    孔莎迪哼唧一声, “加快脚步啊, 别被人趁虚而入了。”

    丁羡低头, 看了眼某人方向,心叹,周斯越那种人,应该不会早吧。

    在宋子琪得知十八中有个小流氓在追孔莎迪时,第一反应是嘲笑,攻击了孔莎迪好一阵,说丫这吸引来的都是什么烂桃花?孔莎迪对此不屑,表示,连烂桃花都没有,还说我?

    两人就这么冷战了一个星期。

    直到周末在KTV,宋子琪跟蒋沉几个开了间包厢,有人说在隔壁看到孔莎迪了,那小丫头穿得真他妈好看,身材越来越好了。宋子琪正坐在椅子上犯困,听见这话,忍不住谑了下:“那小豆包的身板能有多好看?”

    那人又说:“别说,那小裙子短的……跟十八中几个小子在K歌呢。”

    宋子琪瞬间睁眼,“陆怀征那帮人?”

    那人点头,是吧,没看到陆哥,看到上次在校门口等孔莎迪的那小子了。

    当天下午,宋子琪就把人从隔壁包厢里给拖出来,拎到大门口劈头盖脸就是一通京骂:”丫脑门被炮打过,灌得全是屎吧?跟着他们瞎起什么劲儿?还嫌自己烂桃花不够多?穿成这样干什么我看现在捯饬捯饬都可以上街卖唱去了……”

    一下就把孔莎迪骂哭了,乌乌泱泱蹲在地上抹眼泪珠子,看也不看他。

    宋子琪一点儿不怜香惜玉,把人从地上一把拎起来,提回家去,一边拖还一边恐吓:“不许哭,再哭我就回家告诉爸妈。”

    “个混蛋!“

    “我混不混蛋我自己知道,倒是,一点儿不像个好姑娘……”

    孔莎迪急了,抬脚就去踹他:“滚。”

    “让我滚我就滚?太没面子了,再说了,咱俩什么关系,凭什么让我滚我就滚?”

    “那又凭什么管我,我爱跟谁玩儿跟谁玩,有什么资格插手?”

    两人就这么一吵一闹地走到了胡同口,夕阳的余晖在身后斜斜挂着,像是遮天的幕布,两位少年的影子,在路上一路打一路闹,走到胡同口的时候,宋子琪忽然停下来,背着看她,微微低头弯腰,坏笑着说:

    “行吧,既然这么说,要不,咱现在就把关系确定下来,省得他妈再出去瞎浪……”

    孔莎迪彻底傻了,连空气都静止了,夕阳似乎也渐渐沉了下去,她听见自己的心跳,砰砰砰似乎要炸开。

    “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咯。”宋子琪睨了她一眼,微微收了笑,故意说:“不答应算了。”

    “等会。”

    孔莎迪:“是认真的?”

    “我像开玩笑?”

    当被巨大的幸福淹没时,每句话听上去都像是玩笑,但她很快恢复理智,故作沉静地说:“谁他妈瞎浪了。”

    宋子琪不答反笑,“行了,我当答应了,以后别跟着十八中那帮小子瞎跑了,跟着哥好好学习。”

    屁。

    孔莎迪骂完,忽然踮脚在宋子琪嘴上亲了下,低着头很快站回,再抬头,两人都颇不好意思地别开头。

    孔莎迪草草把昨晚的经历讲完,丁羡听得一愣一愣的,一脑门子问好,心里奔腾而过一万只草泥马……

    孔莎迪继续给她分享一手消息。

    “知道杨纯子以前跟们家周少爷同班吧?”

    “周斯越。”丁羡纠正她。

    孔莎迪没理她,继续说,“他俩以前一起参加过数学竞赛,听说还同时拿了奖,周斯越跟她关系不错,俩人经常一起讨论题目什么的,可怜了咱们校草,夏思寒追杨纯子追了很多年,但懂的,夏思寒那种不知人间疾苦的傻白甜,跟杨纯子小姐姐的思想高度自然不在一起,们家周少爷就在那时候出现了,不管是思想的高度以及维度都跟杨纯子小姐十分契合,但科学研究也曾经表明过,太相像的两个人是不容易来电的,确切地说,是们家周少爷脑子少一根筋,没那方面的想法,杨纯子或许动过喜欢周斯越的念头,这是我自己脑补的,宋子琪说杨纯子没喜欢过周斯越,但作为女生的直觉,我觉得她动过心思,只不过后来因为女神的骄傲放弃了,一回想,还是夏思寒好呀,虽然这丫傻白甜,但是对杨纯子是真好,各种嘘寒问暖,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不像们家周少爷……”

    说到这儿,孔莎迪看一眼丁羡。

    丁羡下意识说:“其实他真的没那么高冷……”

    “然后那阵校草看杨纯子跟周斯越关系好了,就心灰意冷,放弃了呗,本来夏思寒跟周斯越关系挺好的,自那之后,夏思寒也不怎么跟周斯越说话了,直到有女生给夏思寒送情书,把杨纯子气得,就故意拿周斯越气夏思寒,说周斯越跟她表白,两人准备在一起了……”

    “然后呢?”

    “别说,还真挺惨烈的,夏思寒差点儿跳楼呢……”

    “噗!”

    丁羡真是万万没想到这种非主流剧情会在咱们校草身上发生。

    “周少爷明哲保身,决定远离那俩神经病,想想,如果夏思寒真的跳楼,周斯越怕是这辈子就被杨纯子毁了,要换做是我,以后看到这女的我都躲。”

    “最近好像和好了……”丁羡糯糯地说。

    “因为杨纯子刚答应夏思寒,两人在一起了。不过听宋子琪说也没和好,就是把事情说开了,大家心里都坦荡了吧……”

    不知道为什么,丁羡总是很心疼周斯越,无论做什么,她永远心疼这个男孩儿。

    之后的日子恢复了平静,面临即将来临的高三,三中各位老师又加大了马力,丁羡最近学什么都很不得劲儿,而且很吃力,确实如刘江所说,学生和学生的差距会越来越明显。在高二下学期的最后一次月考中,丁羡成绩一落千丈,滑到了三十名外,总分六百还不到一点儿。

    周斯越这次总分第一,校第二。

    她还是心疼心疼自己吧。

    晚上放学回家,周斯越惯例在胡同口等她,远远见人过来,挎着包,耷拉着脑袋,兴致不高,他靠在墙上,那丫头埋头走着,看也不看,一路就朝他这儿来。

    周斯越笑着出声提醒:“撞了。”

    丁羡抬头看,少年斜倚的背影,在路灯下冲着她笑得格外干净,一下被恍了心神。

    周斯越冲她伸手,手掌摊平,宽厚修长,掌纹清晰。

    “什么?”

    周斯越轻挑眉,“看到分数了,数学才98,我很为担心啊,丁羡同学。”

    他其实很少连名带姓的叫她,平时两人相处的时候,他总是喂啊喂的,大多也不会叫名字,忽然这么一本正经地叫她丁羡同学,让她的心又狂跳几秒。

    丁羡低头,默默从包里把数学卷子抽出来,周斯越接过,低头快速扫了几眼,丁羡看着他眉头越拧越紧,拧称“川”字,看到最后一道大题的时候,忽然抬眉,下一秒,眼风嗖一下扫过来,丁羡吓得不敢抬头,就听他一句严肃且认真的口气,还连番点头:“厉害了,就跟孔莎迪坐几天,丫智商就被她带跑了?合着我以前都白教了是不是?”

    考不好,自己肯定比他还着急,被人这么急赤白脸的骂一通,丁羡心里更不好受,沉下脸说:“卷子还我。”

    “最近是不是过太舒坦了,脸都圆了一圈。”

    “把卷子还我。”丁羡急了。

    周斯越把卷子往墙上一拍,一只手撑着:“还?都懂了吗”

    丁羡没说话,小声嘟嚷:“不懂也不关的事儿。”

    周斯越哂笑,勾勾嘴角,把卷子在墙上摊平,转过身,背对她,冲她一勾手指,“过来,我把错题给讲一遍。”说完,也不理她,径自从包里掏出一支笔,咬在嘴里扯开,笔帽在唇间,一回头,小姑娘还傻愣愣站在原地,冲她一撇头,抬眉,含糊不清地唔了声,意思——快啊。

    丁羡往前凑了凑,卷子被他压的有点高,踮着脚都看不清,“往下点儿。”

    少年往下抽了抽卷子,压平,不满地嘟了声:“就不知道长高点儿?“

    丁羡翻他一眼,佯装不耐烦道:“还讲不讲了?”

    “嗬——“周斯越扯着嘴角低头睨她,“还不耐烦上了?现在是谁饿着肚子给讲卷子?没良心的东西。”

    “爱讲不讲。”

    周斯越低头乐了下,继续在卷子上写步骤,摇摇头,叹气:“就在我这横。”

    丁羡看着他,眨眨眼问:“知道,莎迪和宋子琪早了么?”

    周斯越侧头看她一眼,略一颔首:”嗯。”

    丁羡想问他会不会早,可话到了嘴边,怎么都说不出口,这少年的后脑勺明明就写着我爱数学一辈子,她又何必自寻死路呢——

    等卷子讲完,天彻底黑了,两旁树木静悄悄立着,弯月如勾挂在天边。

    周斯越收好笔塞回包里,把卷子还给她,拍拍她的头说:“行了,我回家了。”

    说完,头也不回转身走了。

    丁羡抱着那张尚且还有余温的卷子看着他渐渐远去一摇一晃的背影,总觉得月光很模糊,让她看不清少年前方的路。

    一个漫长的暑假过去,丁羡终于学会了自己修剪刘海,刚好能遮住眉毛也不长,原本及肩的长发已经快到腰了,有次洗完头,没来得及扎,就散着去学校,孔莎迪围着她看了好久,连连啧声。

    “可以啊小妞,有点儿女神范儿了呢。”

    丁羡低头害羞没几秒钟,刘江就来了,指着她的头发直道:“扎上扎上,披头散发的像什么样子?”

    丁羡看了眼身后空空的位置,不情不愿地把头发扎好。

    高三紧锣密鼓的开学,一场关于“高考”的战役终于拉响。

    老师们慷慨激昂,学生们哀号遍野,大考小考接踵而至,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终于全面爆发,所有人智商告急。

    开学第一天。

    孔莎迪不知道又从哪儿打听来的八卦,告诉丁羡。

    杨纯子和夏思寒又分手了,是杨纯子提的,为了高考。

    他们是第一个为了高考下了早这艘船的。

    孔莎迪对此表示,“就算是要死,我也要跟宋子琪一起死在这条船上。”

    丁羡回头看了眼周斯越,她这艘孤独漂泊的小船,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被他看见?

txt下载地址:https://www.gamer84.com/down/40055/
手机阅读:https://m.gamer84.com/novel/40055/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