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 叶教授被批,擦身服务(万更十三)

作者:天素 |字数:1266

人气小说:三千铭契目录重生于火红年代锦堂归燕唯剑永尊对手军少的学霸甜妻重生之潜龙腾渊快穿:吾儿莫方

    昏昏沉沉的睡了一会儿,苏橙就闻到了一股熟了的南瓜香味,以及一股小米喷香的味道。

    肚子里的馋虫立马被勾醒了,她缓缓的睁开眼睛,就看到叶慕笙在自己的房间里,他的手里正端了一个瓷碗,朝床边走来。

    “醒了?”

    叶慕笙抬眸望了她一眼,脸上随即露出一抹笑意,将碗搁到了床头柜上,坐到了床边,双手撑在她的头侧。

    “昨晚折腾了那么久,不困?”他俯身望着苏橙,墨瞳带着一抹浓浓的宠溺,开口问道。

    苏橙躺在床上望着他,想起昨晚他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的吻着自己,给她止疼,目光再接触到了他的那双薄唇,顿时心里有些燥热了起来。

    “又不是我想折腾那么久的,我是真的疼啊……”

    苏橙有些慌乱的移开目光,不去看自己面前的叶慕笙,撇了撇嘴无辜道。

    “是这样吗?”

    清润的声音带了一抹故意的怀疑,叶慕笙注视着瞥过眼去的苏橙,轻笑一声道,“到后面我都要怀疑你亲我亲上瘾了,一直缠着我要。”

    “谁,谁亲你亲上瘾了啊?”

    苏橙一听,顿时转过眼眸,美眸圆瞪,望向叶慕笙道,“分明是你先亲我的好不好?是你提出来的方法。”

    “嗯?”

    叶慕笙从喉咙里嗯了一声,转而笑望着苏橙,故意问道,“那我这个方法,有效吗?”

    “就,就那样吧。”

    苏橙才不会说有效,犹豫了片刻后,违心的结结巴巴道。

    叶慕笙双手支在她的头侧,就这样俯身看着苏橙那副心口不一的样子,心里简直要被她融化成了一滩水。

    昨晚,他心疼苏橙,吻了她一遍又一遍。

    她呼吸的湿热,唇瓣的娇嫩触觉,那张小嘴的轮廓,从喉咙里溢出来的柔声,都已经清清楚楚的印在了他的脑子里,留在了他的唇上。

    现在只是稍微一想,昨晚的那一幕幕,仿佛还在眼前,勾着他的心尖,让他越发怜爱的望着苏橙。

    苏橙抓住胸前的被子,被他那炙热的目光看的有些心虚,慢慢的将被子拉到了脖子上,遮住了半张微微发烫的小脸,只留下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睛,无辜的望着他。

    叶慕笙见状,心知她又害羞了,轻笑了一声,移开了目光。

    “饿了吧,先起来喝点粥。”

    说着,他起身,将床头柜上的那碗粥端了过来,扶着苏橙从床上坐起,舀了一勺粥,伸到自己面前吹了吹后,朝苏橙递了过去。

    “刚煮好,可能有点烫。”

    “嗯,”

    看着叶慕笙一脸温柔的提醒自己,苏橙应了一声,张嘴,将那勺粥吃了下去。

    叶慕笙煮的是南瓜小米粥,煮的时间很久,将南瓜甜丝丝的味道和小米香糯的口感都煮了出来。

    而且他还贴心的将南瓜部捣碎了,苏橙吃到嘴里的时候,只觉南瓜入口即化,小米也是软中带着弹性,要多好吃有多好吃。

    一勺吃了下去后,她忍不住伸出小舌,舔了舔嘴角粘上的一点粥汁。

    叶慕笙望见她馋嘴的模样,忍俊不禁,接着在碗里舀了一勺,吹凉了之后,伸到了她的嘴边。

    然而,苏橙却没有张嘴,两只眼睛直直的望着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朝他道:“这一口你吃。”

    叶慕笙闻言,微微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她是担心自己又没有吃饭,只顾着替她煮粥了。

    事实情况也的确如此,只是叶慕笙素来自制力就很高,即便是饥饿也不会影响他什么。

    如果是他自己吃饭,只会在外面简单的点一顿,他不挑剔味道,补充精力就行,肯定不会煮什么粥,花费一个下午的时候做六道菜,那太浪费时间。

    只要现在做给苏橙吃,而且她还受伤了,叶慕笙这才关心起吃的问题,也头一次发现,原来亲手做菜,两人一起吃饭这种简单的事情,居然这么的让他印象深刻。

    叶慕笙望着苏橙那副坚持的样子,薄唇勾笑,将那勺粥收了回来,放入了自己的嘴里,然后又舀了一勺,吹了吹,递到了苏橙的面前。

    苏橙这才张口,将那勺粥吃了下去。

    就这样你一口我一口,一碗香喷喷的南瓜小米粥见了底。

    喝了粥之后,叶慕笙又让苏橙吃了药,扶着她的肩膀躺到了床上,接着休息。

    就这样一连三天,苏橙的日常生活靠叶慕笙照料着,这才慢慢的可以从床上坐起来,扶着床边在地上走一会儿。

    之前贴在胳膊肘,膝盖,还有手背上擦伤部位的纱布,也可以撕下来换药,重新包扎。

    “慕笙,你这些天一直在家照顾我,不耽误正事吗?”

    一楼的沙发上,苏橙背靠在叶慕笙的怀里,坐在沙发上,让他给自己涂着药,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扭头朝他问道。

    “嗯?”

    叶慕笙从喉咙里应了一声,此时他正握着苏橙那只被擦伤的手背,用棉签沾了点白白的药膏,动作轻缓而专注的涂在她娇嫩的手背上,闻言轻笑了一声,缓缓开口道:“照顾你就是正事啊。”

    “我是认真跟你说呢,”

    苏橙听到他悠悠然的回答,忍不住一头黑线,将手从他的手里抽了回来,转过身去,捧着叶慕笙那刀刻般的下颚,让他看着自己。

    “慕笙,你有什么事情就去忙,我现在已经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你不用时时刻刻都守在我身边。”

    苏橙直视着他的那双墨瞳,一脸认真的朝他道。

    “好,”

    叶慕笙望着她,看出她眼里的自责和担忧,沉默了一会儿,点头应下。

    苏橙这才松了口气,就看到他抬手,覆在了自己捧着他下颌的手上,握紧了之后,拉着自己的手放下了腿上。

    他的脸上有些不放心,墨瞳望了过来,朝苏橙叮嘱道:“一个人在家不要乱跑,觉得太闲就坐在这儿看会儿电视,不要乱动东西,更不要出门,有什么事就打我电话,知道吗?”

    “知道啦,你快走吧,剩下的药膏我自己涂就行了。”

    见他一副叮嘱小孩子的口吻,苏橙哭笑不得,将手抽了出来,推了推他的胸膛,笑着道。

    见苏橙确实恢复了不少,叶慕笙也稍微安心了一些,走上楼,换了一套深灰色的西服,下了楼后,走到了沙发前,抬了正往手背上涂药的苏橙的下巴,俯身在她的唇上印了一个吻。

    “乖乖等我回来,给你做晚饭吃。”

    抬头,叶慕笙望着苏橙那双微愣的眼眸,薄唇勾笑,轻声道。

    “嗯,早去早回。”

    苏橙反应过来后,咬了咬有点痒的嘴唇,小脸有些微红,声如蚊蚋的回了一句。

    叶慕笙见状,这才松开了她的下巴,微微一笑,抬脚往玄关那边走去,换了鞋后,开门出去了。

    听到玄关那边传来一声关门的时候,苏橙往窗户那边望去,就看到那台蓝银色的保时捷从车库里开了出来,调转车头后,从院子里开了出去。

    收回了有些依恋的目光,苏橙振作精神,将手上的药涂好之后,包上了一圈纱布,用胶带固定。

    包扎完了伤口,苏橙又将药和纱布收拾了一下,放进医疗箱中。

    弄完了之后,果然就只剩下闲坐在沙发上了。

    想起叶慕笙临走前说的话,苏橙干脆找出来了电视遥控器,打开电视随便看了起来。

    这些天她一直休息在家里,每天除了吃就是睡,闲的无聊就打开电视看,养病的日子过得那叫一个逍遥自在。

    正津津有味的看着一个综艺节目的时候,沙发旁放着的手机响了起来,苏橙伸手过去拿了手机,屏幕显示是蔡格格打过来的。

    这些天蔡格格每天都要打电话过来问自己的身体情况,苏橙望见是她的电话,脸上露出一抹笑意,按下了接听键。

    “橙子,今天感觉咋样啊?头还疼吗?身上的那些擦伤结痂了吗?啥时候能回学校啊?”

    果然,电话一接听,蔡格格咋咋呼呼的声音响起,一堆问题甩了过来。

    “感觉都还行,头也不太疼了,结疤估计还得有点时间,至于什么时候回学校,我也不知道诶。”

    苏橙耐心的回道,虽然现在感觉能正常走路了,但是偶尔低头,还是会有种眩晕的感觉,再说了,自己能不能回学校,还得看叶慕笙同不同意。

    “哦,感觉还行就好啊,可惜这么久都没看到橙子你的脸,感觉还怪想的,”

    蔡格格安心的说道,随即语气变得不正经起来,啧啧道,“果然是有了叶教授这个男朋友就是不一样了啊,不想是老周,除了打游戏的时候还有点用之外,其他时候根本派不上用场啊。”

    苏橙闻言,忍不住抿唇轻笑,蔡格格虽然每次提起周远的时候都一副嫌弃的语气,但是粘着他的时候又跟个小孩子一样,压根就是傲娇。

    听格格说起来游戏,苏橙突然想起了他们五人在网吧组队打的战狼比赛的事情。

    “哦对了,格格,之前那个网吧比赛怎么样了?我们不是还有一场决赛没打吗?怎么后来没听你提了。”

    苏橙拿着手机,有些好奇的朝对面的蔡格格问道。

    “额……说起比赛,那可真是凑巧了。”蔡格格听到苏橙问起这事,一愣,顿时语气有些沮丧了起来。

    苏橙闻言,一脸困惑,就听到蔡格格朝自己问道:“橙子,你知道那个北冥是谁吗?”

    “不说是我们学校的一位学长吗?格格你认识他啊。”

    “本来是不认识的啊,这不被叶教授叫到了病房里陪你吗?然后就认识了。”

    苏橙越听越糊涂,眉头皱起,正准备问的时候,蔡格格直接说了出来。

    “那个和你撞到一起的乔北海学长,就是游戏里面的北冥。然后你总知道那个一直在游戏里喷你的南海是谁了吧。”

    “额,是程怡熙。”苏橙有些无语,开口回道。

    “对啊,就是她,咱们队里一共五个人,就你和乔北海学长两个高手,结果居然一起受伤了,那个程怡熙又菜的不行,剩下我和老周根本玩不了啊,所以我就和网吧老板说了一声,决赛弃权了。”

    蔡格格叹道,一副无可奈何的语气。

    苏橙也没有想到这么巧,听蔡格格提起那位乔北海学长,想起当时在病房里,他不仅没有怪自己,反而在程怡熙想要暗算自己的时候挺身而出,果然和游戏里那个有勇有谋的北冥很像。

    “唉,我就搞不明白了,乔北海学长那么优秀的一个人,成绩又好,长的又帅,游戏还玩的贼牛,为什么会找程怡熙那种白痴女生当女朋友啊?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手机那边,传来蔡格格惋惜的声音。

    苏橙闻言,握着手机忍不住轻笑出声,一边和蔡格格聊着学校的事情,一边悠闲的看着电视上的综艺节目。

    另一边,叶慕笙开着那台保时捷,没有去公司,而是去了明川学校。

    昨天,明川的校长就已经给他打了电话,见他没接,又发了一条短信,希望他尽快来解释一下,学校的管理人员们也好对最近传出来那些风言风语做出处理。

    将那台保时捷直接开到了学校最深处的那栋楼下,叶慕笙从车里出来的时候,楼下周围都没有学生。

    将西服扣子扣起来,他抬脚走进了楼里,往校长的办公室走去。

    到了办公室,已经有几名学校董事会的人在里面等着他了,叶慕笙作为明川的荣誉教授,他的一举一动都关乎着明川的名气。

    叶慕笙走进去坐下后,没有废话,直接点明了苏橙是自己的女朋友,如果学校董事会的人认为教授和学生谈恋爱有损明川的荣誉,自己可以直接辞职。

    这么一说,在场的所有董事会成员都愣住了,扭头互相望了起来。

    他们当然不希望辞退叶慕笙,叶慕笙作为明川出来的最有成就的一名学生,对学校的名誉有着极大的提升作用,除非他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否则明川都不可能辞退他。

    而和学生恋爱说白了,也只是一件小事,毕竟对方也已经成年,叶慕笙的年纪也不大,年轻人谈谈念爱,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只是问题在于,叶慕笙在明川校的女生当中,人气太高了。明川的女生基本上都不追星,因为她们心里只有一个男神,那就是他叶慕笙。

    所以一旦向校的女生公布叶慕笙有女朋友,而且好巧不巧的居然也是明川的一个女生,那到时候在校女生中引起的轰动或者是骚乱,甚至会不会出现罢课,割腕,自残等一系列行为,他们董事会的人也要考虑在内。

    “其实我们今天在这里开会的目的,并不是想要叶教授您和那个叫苏橙的女孩子分手。”

    沉默了片刻后,一个董事会的成员斟酌了一下,望着叶慕笙开口道,“我们只是想叶教授你暂时不要对外宣称苏橙是你的女朋友,在学校里也尽量和她保持距离,这样的对学校的管理来说比较好。”

    一人领头说了话,其他几人也纷纷开口说了起来。

    “就是说啊,叶教授,我们都是这个意思,不管怎么说,在校期间还是要保持一定的距离,免得有些人造谣生事,对明川的管理也不好。”

    “反正苏橙现在读大二,还有两年就毕业了,等她毕业之后你们就可以自由的公开了嘛,又何必急于一时呢。”

    几人一顿噼里啪啦的说完后,都纷纷望向叶慕笙,等着他的回答。

    叶慕笙坐在会议桌的另一边,靠在椅子上,闻言,那双墨瞳里露出一抹淡漠的冷意,轻呵了一声,悠悠道:“请问诸位,为什么我要为明川的管理,而放弃和自己的女朋友相亲相爱的两年时间,不管出现什么情况都要管好明川的秩序,不就是你们该干的事吗?”

    会议桌的对面,几人闻言,脸色都一僵。

    这些董事会的人,是后来投资扩建学校的企业家,说白了,就是一群商人,明川现在有的名气,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所关心的,也只是这所大学能不能招来更多的学生,为他们带来更多的利益。

    叶慕笙见他们说不出话来,也没有耐心待下来,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将西服扣子扣起。

    “我今天过来,只是出于明川执教老师的义务,告诉你们真实情况而已,如果你们觉得棘手的话,那要不把明川卖给我,拿着钱去建其他的学校怎么样?”

    临走之前,清冷的声音留下了最后一句话。

    几个仍旧坐在会议桌前的董事会成员听见,原本还有些犹豫的神情顿时一凛,相互望了几眼,都在彼此的脸上看到了隐隐的不安。

    抛去叶慕笙高数教授的身份不谈,他可是整个佘城最有权势的商人,远比他们这几个建学校的小投资家厉害多了,如果他有这个意愿收购明川,玩起商业手段,整个董事会的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想到这儿,他们立马紧急的讨论了一下,随即派了一个人,出去追叶慕笙。

    “叶教授,叶教授,等一下。”

    那人一路小跑,总算在门口喊住了叶慕笙,气喘吁吁的跑到了他的面前,朝他道,“董事会决定,不对您的事情做任何处理,您还是像以往那样,来学校教书就行了。”

    “知道了。”

    叶慕笙望见那人眼底对自己的小心翼翼,薄唇勾起一抹淡漠的弧度,语气清冷的开口道。

    传完了话,那人便朝叶慕笙讪讪的笑了笑,随后返回了会议室。

    叶慕笙接着抬脚走出大楼,掏出车钥匙,按亮了车灯,准备回别墅。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学生急匆匆的从大楼后面的一条路上跑了过来,看到叶慕笙后,脸上露出了急切的神情,加快了脚步,跑到了他的面前。

    “是莫老师喊你来找我的?”

    叶慕笙认出这个男生是莫老教授带的一个博士在读生,等他站住后,朝他问道。

    “是的,叶教授,老教授让我带您到他的藏书室去。”

    男生喘了几口气,望着叶慕笙的眼神里带着一丝欲言又止,朝他道。

    叶慕笙闻言,点了点头,抬脚往那栋数学教研楼走去。

    “叶教授,我看老教授刚刚让我过来的时候脸色不太好,您去了之后可要小心点。”

    男生跟在他的身后,忍不住出言提醒道。

    藏书室,那是莫老师一直独自研究时喜欢待的地方,很少会让其他人进去,而且老师刚刚在楼上讲课时,从窗户看到了叶教授出现在下面,原本就不太高兴的脸顿时就沉了下来。

    这几天莫老师一直都心情不好,联想到学校里传的风言风语的关于叶教授和一个女生的事情,想必这次叫叶教授过去,也是为了这件事情。

    叶慕笙听到男生的提醒,没有说话,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也没有任何变化。

    走到了藏书室的门口,他抬手,敲了敲门。

    “进来,”

    屋里,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低沉,一听就知道里面的人此时肯定是沉着脸,双眸严肃。

    叶慕笙推开门,走了进去,果然转身的时候,就对上了莫老教授那双严厉的眼睛。

    “你最近在学校里的名气很大啊,我不过是去食堂吃个饭,都能听到到处都是学生讨论你的事情。”

    莫老教授双手背在身后,身上穿着一件中山服,虽然苍老,但依旧锃亮有神的双眸透过两片厚厚的老花眼镜,望向走进来的叶慕笙,语气凝重的开口道。

    叶慕笙闻言,没有说话,只是站在了藏书室的中间,墨瞳微微低垂,听着自己恩师的训话。

    “你也老大不小了,找对象是很正常的事情,我是你的老师,你带哪个姑娘过来见我,说她是你的女朋友,我都可以接受,但是我绝对接受不了,你和自己的学生谈恋爱!”

    莫老教授朝前走了两步,语气中带着怒气,抬手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手指颤抖,指着屋中的叶慕笙,莫老教授语气悲痛,一副教子不成的样子望着他道:“当初你带着那个女生过来,让我推荐她去参加数学竞赛,我还以为你只是发现了一个好苗子,没想到啊,你当时就存了这种心思,我还同意你带着她去,简直就是害了人家姑娘。”

    “我和苏橙,不是去训练营的时候在一起的,在她读大一的时候,我就……一直在追她。”

    等莫老教授说完后,叶慕笙这才开口,清冷的声音毫不波澜,淡淡的道。

    墨黑的眼眸抬起,平静的望着莫老教授,他接着道:“我也没有存什么别的心思,只是……喜欢她,想和她在一起,仅仅如此。”

    他的声音不轻不重,落在这个有些破旧的藏书室里,却是掷地有声。

    莫老教授望着叶慕笙,看到他那一片平静的眼眸里,闪烁的坚决和认真,那张苍老的脸一时愣住。

    半晌,叶慕笙看到莫老教授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后,片刻后,终于叹出了一句。

    “但是,你们一个是学生,一个是老师啊。”

    只见他那张苍老的脸,在说出这句话后,好像立刻又老了十几岁,原本铮亮的眼睛也失去了光泽,变成了一个寻常的老人。

    叶慕笙心中诧异,老师的这句话看起来好像是对他说的,但那种无奈的叹气,仿佛仅仅是一种感慨。

    “老师,时代不同了,现在的老师和学生也可以谈恋爱,不会有人说什么的。”

    暂且搁下了心里的疑惑,他尝试着开口解释道。

    莫老教授年岁已高,思想迂腐并不见怪,而恩师如父,对于叶慕笙来说,眼前的老教授是传授他知识的那个人,甚至比给他生命的叶章衡在他心中的地位更高。

    然而,他的话说出口后,就看到莫老教授缓缓的摇了摇头。

    “流言蜚语是一回事,天地伦理又是一回事,你和自己的学生谈恋爱,是有违伦理道德,身为老师,你没有师德!”

    面对莫老教授痛心的责备,叶慕笙心知说什么也没有用了。

    “你只是她的老师,你不应该成为她的男朋友,你给她的父母作何交代啊?”

    莫老教授苦口婆心的劝道。

    “苏橙她……无父无母,她是个孤儿。”叶慕笙犹豫了一会儿,回道。

    此言一出,莫老教授的眼睛顿时睁大了,仿佛听到了什么震惊的事情,只见他身形晃了晃,然后一手扶住了桌子。

    叶慕笙见状,想要上前去扶,却被莫老教授嫌恶的一把推了开来。

    然后,他就看到莫老教授颤颤巍巍的走到了一个书架的后面,从满是灰尘的架子上抽出来了一样东西,又走了出来。

    等莫老教授站到了自己的面前,叶慕笙终于看清了他手里的那个东西,是一条长长的戒尺。

    “离开那个女生,从今往后不要再纠缠她,她应该有她自己的生活,不是被你操控着!”

    莫老教授抬起那根戒尺,语气严厉的朝叶慕笙道。

    叶慕笙闻言,没有回答,只是沉默的站在了那儿。

    “好好,你长大了,不听老师的话了,”

    莫老教授被气的手都抖了起来,望着他沉默的样子,突然扬起戒尺,狠狠的打在了他的肩膀上。

    “再说一次,离开她!”

    叶慕笙依旧没有说话,于是,那根戒尺又狠狠的抽到了他的肩膀上。

    莫老教授每打叶慕笙一下,眉头几乎都要皱成了一团,这个他从十几岁一直看着长到二十几岁的学生,是他迄今为止教出来的最满意的学生。

    上学的那会儿,系所有的学生他都用戒尺抽过手心,唯独叶慕笙,一直是他最宝贝的学生,从来没有舍得打过他一次。

    可现在,他居然成了一个和学生谈恋爱的混帐老师!

    “啪”,又是一声沉闷的抽到皮肉的声音,在藏书室里响了起来。

    叶慕笙一声没吭,并不代表莫老教授打的不重,实际上,那件深色西服的下面,衬衫上已经染上了肩膀上的血迹。

    “你,你怎么这么固执啊?”

    莫老教授丢了手里的戒尺,一手扶在桌子上,长叹一声。

    “因为我真心喜欢苏橙,不管老师您说什么,我都不可能和她分开的,明川的董事会也同意了我的事情。”

    叶慕笙依旧是那副淡淡的语气,虽然轻,却透着一股坚决不动摇的决心。

    “好好,你厉害,老师已经说不动你了,”

    莫老教授似乎被叶慕笙这副固执的样子给气着了,伸手颤抖的指着门口,朝他怒道:“既然你固执己见,那从此以后不是我的学生了,我莫华生没有你这样的学生,我也不需要你这样的老师给我代课,以后你就不用来见我了。”

    叶慕笙一直冷静的站在他面前,直到听到莫老教授的那番话,墨瞳里的冷静突然有了一丝皲裂。

    莫老教授,是他的恩师,投身在数学事业中,一直没有成家,也没有孩子,他们的关系,非同一般的师生关系,已经亲密到近乎父子。

    那些董事会的人,可以通过威逼让他们妥协,学校里的流言蜚语,可以完不当回事,但唯有恩师,唯有莫老教授的看法,是他唯一放在心上的。

    叶慕笙抬眸,朝莫老教授望去,那双墨瞳里,露出一抹痛苦的挣扎,随后,薄唇微微的张开。

    “我说过,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离开她。”

    然后,在莫老教授惊愕的目光中,叶慕笙弯腰,朝他恭敬的鞠了一躬,随后转身打开门,走了出去。

    只剩下老教授一人,留在破旧的藏书室里,那张苍老的脸上,仿佛失去了所有的神采。

    ————

    从藏书室出来后,叶慕笙便开车,返回了别墅。

    掏出钥匙打开门,进屋的第一眼,便是寻找苏橙的身影。

    然后他就看到一个小小的头靠在沙发上,身上披着薄毯,前面的电视还在播放着节目,靠在沙发上的小人儿却睡着了。

    在玄关换了鞋,叶慕笙走到沙发前,拿起她手里快要掉落的电视遥控器,将嘈杂的节目关了。

    垂眸,望着还在熟睡的苏橙,那双墨瞳里露出一抹温柔,抬手摸了摸她的小脸,叶慕笙放轻脚步,往厨房走去。

    眼前已经快要七点,难怪她一直坐在沙发等着自己,都等到睡着了。

    “慕笙,你回来了啊。”

    叶慕笙正将煮好的一锅雪蛤炖雪梨倒进碗里,就看到原本睡在沙发上的苏橙已经醒了,揉着迷糊的眼睛,走到了厨房里。

    “什么味道啊?好香好甜。”

    动了动鼻子,苏橙立马被叶慕笙手里的那碗汤吸引了过来,抱着他的胳膊,朝他一脸好奇的问道。

    “雪蛤炖雪梨,滋补的,”叶慕笙垂眸望着身旁的苏橙,微微一笑道,“你先喝一碗这个,晚饭待会儿就做好了。”

    “好嘞,”苏橙闻言,笑嘻嘻的朝叶慕笙应下,然后一副嘴馋的样子,迫不及待的端着那碗雪蛤炖雪梨,跑到餐桌那里喝去了。

    等她喝完了那碗汤,叶慕笙也做好了晚饭,两人吃了一顿之后,便上了楼,准备休息。

    “慕笙,我现在可不可以洗澡啊?我已经三天都没有洗澡了诶。”

    苏橙换了睡衣,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心里有些痒的回头望了一眼浴室,眼巴巴的朝叶慕笙问道。

    “不行,”叶慕笙果断的拒绝,将手里的药和水递了过去,开口道,“医生说了,一个星期之后才能洗澡,而且你身上还有擦伤,在结痂之前也不能碰水。”

    “但是我感觉身上有点痒啊,而且黏黏的,很不舒服,”

    苏橙接过杯子和药,吃了之后,朝叶慕笙有些为难的道。

    叶慕笙闻言,想了想,随即朝她勾唇一笑,开口道:“行吧,那你跟我进来。”

    说着,他抬脚,往浴室里走去,苏橙见状,一头雾水的跟着过去。

    走进浴室里,她就看到叶慕笙当真开了淋浴,只不过是接了一盆热水,便关了,将一个毛巾浸到了盆里,用热水浸湿,然后拧干了,摊开。

    苏橙有些发愣的站在旁边,看着叶慕笙朝自己走了过来,手里拿着热毛巾,给自己擦了擦脸,又往下朝脖子上擦去。

    “洗澡的话伤口容易溅到水渍,这样稍微擦一下身体,再忍耐几天吧。”

    头顶,传来他轻柔的叮嘱声。

    感觉脖子被湿热的毛巾擦过,长时间没有喷水的肌肤,连毛孔都舒适的张了开来。

    “嗯,好啊,”苏橙望着叶慕笙,闻言乖巧的应了一声,朝他笑了笑。

    叶慕笙见状,抿唇轻笑,擦完了她的脸和脖子后,将毛巾重新放进了热水里,重新拧了一遍。

    拿着毛巾站到了苏橙的面前,叶慕笙见她呆呆的看着自己,却没有动作,忍不住轻笑了一声,眸色悠悠的望着她道:“你是要自己脱,还是我帮你脱?”

    苏橙一愣,这才反应过来,擦身体的话是要把衣服脱光的啊。

    “呃,要不我自己来擦吧。”她顿时有些窘迫了起来,讪讪的笑道,伸手去拿叶慕笙手里的毛巾。

    毛巾没有拿到,她的下巴却被一只修长的手指给抬了起来。

    “你忘了,不要低头,否则容易晕倒,而且你身上还有伤口,擦得时候要注意避开伤口,你确定你一个人能弄得了吗?”

    叶慕笙开口道,看着苏橙在自己的话里面慢慢的垂下了眼眸,那张俊美的脸上露出一抹柔意。

    俯身,凑到她的脸颊前,他轻声开口道:“乖,把衣服脱了,我来帮你擦。”

    苏橙在他的靠近下,脸微微红了起来,伸出一只手指,结结巴巴朝他警告道:“说好了啊,只准擦身体,不准做其他的事情。”

    想起来那次他牵着自己的手,到他房间里的浴室,说是一起洗澡,结果却变成了那副模样,苏橙不得不事先提防了起来。

    “当然是擦身体了,除此之外还能干什么?再说了,我就是想干什么,也舍不得折腾你这个病人啊。”

    叶慕笙轻笑了一声,垂眸,一脸好笑的望着她道。

    苏橙闻言,一脸怀疑,望了他片刻,见他似乎真的没有别的意思,这才收回了目光。

    抬手,解开了自己睡衣上的扣子,一颗颗顺着解下来后,将那件棉质的粉色睡衣从肩上脱了下来。

    顿时,她那雪白的肌肤便露了出来,因为病了这些天的原因,她那纤细的腰,越发瘦了一些,胳膊也纤细笔直,像两节玉藕一般。

    而胸前,依旧还是那么的饱满,莹润,包裹在杏色丝绒的胸罩下,露出那抹令人遐想的雪白。

    “你,你擦吧。”

    苏橙眸色有些微乱,两只手垂在身前,因为被他看着而有些紧张,交叠在一起的十指几乎快要拧成麻花。

    叶慕笙收回目光,望着苏橙微红的小脸,抬起手上的湿毛巾,朝她的身上擦去。

    她的锁骨精致而又小巧,顺着平滑的肩头,曲线完美。

    湿热的感觉顺着他手上的毛巾往下滑去,随即,擦过的肌肤又因为粘着湿气而变得有些冰凉。

    不过所幸浴室里开始浴霸,房间里也有地暖,所以苏橙并没有感觉有多冷。

    拧了两次毛巾,擦了擦她的腰腹,小心的避开胳膊肘上包扎的纱布,又擦了擦她的两条胳膊。

    “胸口要不要擦一下?”

    目光落在那个有些碍事的杏色胸罩上,叶慕笙望着苏橙的脸,笑着开口问道。

    苏橙咬着红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按理说自己身上哪里都被他看过了,眼下摘不摘胸罩都无所谓。

    但是就这样在他的目光下,让她自己主动摘下来,这简直是在挑战她的羞耻底线啊。

    犹豫了片刻,苏橙伸手,绕到背后,解开了扣子,然后将那个杏色胸罩褪了下来。

    小脸,已经红的不敢抬起来,她就这样垂眸望着地上的瓷砖,两只手垂在身前,十个指头揪在一起。

    胸前,突然被一股湿热包裹起来,苏橙睫毛轻颤了一下,不去看叶慕笙,却能感觉到他在耐心的替自己擦着胸口。

    过了一会儿,他似乎还去重新将毛巾拧了一遍,湿热的毛巾,替她将后背还有腰上部都擦了一遍。

    “可以了,把上衣穿上吧。”

    他的身后从头顶传来过来,随即,那件棉质的粉色睡衣被他从挂杆上拿了过来,递到了自己的眼前。

    苏橙接过衣服,穿到了身上,然后将扣子一粒粒的扣了起来,因为没有穿胸衣的原因,总觉得胸前空空的,却又不好意思提。

    两条腿,也是这样被他擦了一遍后,苏橙顿时感觉浑身上下都轻松了许多。

    正当她想要回头跟叶慕笙道谢的时候,一双手突然从背后伸了过来,搂过了她的腰。

    那两只伸到她身前的手。

    “呀……你干什么啊?”

    苏橙惊呼了一声,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抬手想把那两只手扒下去。

    这时,叶慕笙的身体从背后贴了上来,苏橙就感觉耳垂上喷过来一股微微急促的湿热的气息,他磁性的声音清晰的传了过来。

    “你不会以为,看了你的裸体,我会什么反应都没有吧?”

    果然,下一秒,苏橙就感觉到他紧贴过来的身体。

    随后,那双手抽了回去,然后按着她的肩膀,将她缓缓的掰了过来。

    看到叶慕笙那张微微含笑的脸,苏橙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咬了咬唇,无语的咕囔道:“那你还要帮我擦身体,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啊。”

    她头上还裹着一层厚厚的纱布,别说是晃动了,就是低一下头都会有眩晕感,这种情况下自己的身体,可经不住他折腾。

    ---------------题外话-------------

    谢谢斓汐儿的一张月票,谢谢啦,爱你么么哒~~

    看到大家的留言竞猜了,不过这种只能靠瞎猜的竞猜也没谁了~每个选项的情节都会在后面出现,但是苏橙会在哪个地方告白,就要看诸位能不能把握住她的心思了~

txt下载地址:https://www.gamer84.com/down/54/
手机阅读:https://m.gamer84.com/novel/54/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