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 刺目的血,叶慕笙进手术室(一更)

作者:天素 |字数:13048

人气小说:庆余年三千铭契目录女神的贴身侍卫开局一个大天使光头虎的超武末世无敌神龙养成系统太上执符我的美女魔帝老婆

    如果不是在海原福利院遇到了苏橙,他不知还要过多少年那种机械般冰冷的生活。

    而现在,他感觉周围的一切都因为她变得鲜活了起来。

    原来仅仅用于果腹的食物拥有了不同的味道,游乐场,图书馆还有各种商场有了各自的功能,每个用来睡眠的夜晚,因为有两个人而变得如此的短暂和珍贵。

    苏橙被他抱在怀中,闻言,那双清澈的眼眸微震,随后,趴在他的胸膛上,从喉咙里嗯了一声。

    心,仿佛被蜜糖裹住了,又甜又暖,他的怀里好像有股魔力一般,让人靠着就不想离开。

    苏橙这样想着,脸有点红,忍不住将头埋下,偷偷的在心里笑话着自己。

    抱了一会儿,眼看着同学们的注意力从外面的雪花上移到了屋里,苏橙才有些不舍的从叶慕笙的怀里出来。

    抬头望了一眼墙上的钟,她抬手收拾了一下桌上的书和文具。

    “那我去考试了。”

    将白帆包背到身上,苏橙从椅子上站起,朝叶慕笙打了一声招呼道。

    “嗯,我就在这儿等你,考完了我们一起回去。”

    叶慕笙朝她微微一笑,回道,目送着她的背影从玻璃门那儿消失。

    到了考场,苏橙拿着发下来的试卷,专心的答题。

    大约过了一半的考试时间,她就将整张卷子答完了,抬头看一眼钟,发现离可以交卷还要半个小时。

    窗外,雪花越来越大,几乎成了鹅毛大雪,白茫茫的往下飘落着,十分唯美。

    苏橙望着窗外,心尖就像被那雪花落了一片,有些轻轻的痒。

    只可惜眼下她还不能交卷出去,苏橙闲的无趣,只好拿着笔在草稿纸上随便的图画着。

    刷刷的笔尖划过纸张的声音,画着画着,苏橙就发现自己脑子里面是叶慕笙的影子,而笔下,也渐渐成了一个高大修长的身影。

    不知不觉,叶慕笙陪在自己身边,已经整整一个学期了。

    苏橙光是坐在这儿随便想着,都觉得有好多关于两个人的记忆涌上心头,最初那些冰冷的,霸道的,现在回忆起来,有种不一样的感觉,更别提后面的这一两个月里,都是粉红到冒泡的甜蜜。

    从一开始在电梯里碰到他,又在停车场失身于他,那个时候,他简直就是自己生命中的一个噩梦,而现在,他一点一点的侵入了她的心里,化成了她心头一颗抹不去的朱砂痣。

    ……

    图书馆里,叶慕笙坐在一张桌子前,墨瞳望着面前的笔记本,修长的指节敲着键盘。

    阅览室里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个人,其他的学生都和苏橙一样去参加了最后一场考试。

    窗外,已经飘起了鹅毛大雪。

    墨瞳抬起,望了一眼那白茫茫的雪花,叶慕笙干脆起身,抬脚走到了窗前,一手搭在窗沿上,往外望去。

    明川,在漫天的雪花下,铺上了一层薄薄的积雪,晶莹剔透的仿佛一个水晶球里的世界。

    墨瞳里,露出一抹温柔的追忆。

    这是他度过了漫长学生时代的地方,也是和苏橙从冷漠到相互喜欢的地方。

    这时,大衣的口袋里传来手机震动的声音。

    拿出手机,看到上面的显示,是苏橙打过来的。

    按下接听键,叶慕笙脸上的神情都柔和一些,薄唇勾笑,悠悠的靠着窗户,开口道:“不是考到五点吗?怎么才四点,你就出来了?”

    “嘻嘻,我提前交卷了嘛。”

    手机那边,传来了苏橙边走边说的动静,好像疾跑了两步,她那青瓷般的嗓音带着惊喜传了过来。

    “慕笙,快点出来看啊,这雪下的好大啊。”

    听到她语气中掩不住的激动,就像是第一次看到雪的小孩,叶慕笙脸上的笑越发浓郁起来。

    “好,你在哪儿?我去找你。”

    ……

    黑色的皮鞋,踩在积雪上,发出咯吱的声音。

    叶慕笙撑着一把伞,按照苏橙给了地点寻去,就在那条种着梧桐树的路边看到了她。

    漫天的雪花下,她背着白帆包,倚在高大的梧桐树下,没有打伞,枝干粗结的梧桐树枝为她挡去了大部分的落雪。

    似乎是感觉到旁边来了人,她扭过头来,望见了自己,那张清纯的小脸上立马露出欣喜的神情,转过身来看着他。

    薄唇勾笑,脚下的步伐加快了起来,走到了苏橙的面前,将那柄伞移到了她的头顶上。

    “冷不冷?”

    伸手,替她拍掉了落在肩头的雪花,叶慕笙垂眸,望着苏橙呼着白汽的样子,关切的问道。

    “不冷,”

    苏橙抬脸,两眼亮晶晶的望着他,笑着回道,“雪景好美啊,我想在这儿多走一会儿。”

    “好,”

    叶慕笙闻言,微微一笑应道。

    将伞递给她后,抬手把她围在脖子上白色围巾重新系了几道,然后牵起她那只指尖冰凉的小手,放进了自己的大衣口袋里。

    “走吧。”

    “嗯,”

    苏橙拉了拉着脖子上的围巾,低头应了一声,由着叶慕笙一手打着伞,一手牵着自己,在这条梧桐树的路上慢悠悠的散步起来。

    漫天的雪花,纷纷扬扬的落下,两个人撑着一把伞,悄无声息的踏在积雪上,感觉就好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一样。

    待走到了路的尽头,那柄黑色的伞下,叶慕笙松了苏橙的手,转而抬起她的下巴,俯身吻了上去。

    冰天雪地之间,一个湿热的吻,唇瓣彼此一分开,就立马感觉到了周围的凉意。

    他浅笑,搂着苏橙的后脑,更加缠绵的与她吻在一起。

    苏橙踮起了脚尖,双手抓着他那件深灰色大衣的衣襟,迎了上去。

    那头垂至身后的长发,随着两人彼此的动作,在宽大的伞沿下轻轻的摇曳起来。

    ……

    “再走一会儿?”

    松开她的后脑,叶慕笙垂眸望着那张微红的小脸,墨瞳里温柔似水,含笑问道。

    “嗯,”

    苏橙重新站到了地上,松开了抓着他衣服的手,点了点头。

    于是,两人牵着手,接着在学校里散步起来。

    因为是最好一天的考试,很多学生都已经考完回家了,而留在学校的学生还在考场,所以安静的校园里,只有叶慕笙和苏橙两个人,撑着一把伞,压着路上的积雪。

    一开始,苏橙还老老实实的走在叶慕笙的身边,由着他牵着自己,但是后来,她就开始故意踩到了花坛的台阶上,沿着鹅卵石铺成的台阶走了起来。

    “小心点,别摔着了。”

    叶慕笙走在她身侧的路上,见状,有些无奈的笑道。

    将伞替她打的高了些,同时拉着苏橙的手微微用力,让她有个支撑的点。

    于是,在叶慕笙搀扶下,苏橙越发大胆起来,就是不走在平整的路面上,而是扶着他的手,专门往那些路沿,台阶上蹦蹦跳跳起来。

    而叶慕笙跟在她的身旁,一边护着她的安,望着她那副小孩子似的开心模样,墨瞳里也忍不住露出宠溺的笑意。

    就在这时,一道急促的喇叭声,突然划破了漫天大雪的静谧。

    苏橙从伞下抬眸的时候,就看到一辆正在拐弯的货车,像是刹不住车一样,直直的朝他们这边打滑而来。

    没等她做出什么反应,就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量,从旁边推开,她整个人一下子跌倒在了花坛里。

    那柄黑色的伞,被失控的货车撞得飞到了半空中。

    “慕笙——”

    苏橙的心,猛地被揪了起来,大声喊着叶慕笙的名字,挣扎着从花坛里站起来,连忙去寻那道深灰色的身影。

    然后,她就看到了倾倒的货车后,一人扶着肩膀缓缓的站了起来,没走几步,就仰面倒了下去。

    咕噜转着的轮胎下,洁白的积雪上,漫溢开来一抹刺眼的红。

    ……

    深夜,市医院

    一台黑色的布加迪威龙,如同发狂的猎豹一般,风驰电掣的驶到了医院门口,轮胎发出一声尖锐的刹车声后,停了下来。

    车门被人猛地打了开来,方育蔺下车,朝着急诊的手术室狂奔而去。

    到了绿色的通道口,方育蔺就看到暗淡的灯光下,苏橙靠在墙上,两只手攥在身前,而正前方的手术室上,还亮着红色的灯。

    “小白花,我听说老叶被车撞了,正在抢救中,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方育蔺朝苏橙跑了过去,站在了她的面前,一手扶着腰,急喘的换了两口气,那张纨绔的脸上一脸凝重,朝她问道。

    “……方育蔺,”

    苏橙抬眸望了方育蔺一眼,似乎这才认出来是他,便将事情和他说了一遍。

    “怎么这么不凑巧?那货车司机呢?现在人在哪儿?”

    方育蔺闻言,眉头诧异的皱了起来,随即朝着苏橙问道。

    “好像头部受了点伤,在医院包扎了一下后,跟着警察去派出所做笔录了。”

    苏橙如实的说道。

    方育蔺闻言,眉头皱的更紧了一些,低头看到苏橙脸色不太好,于是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不会有事的,你先放宽心,去睡一会儿吧,老叶这儿有我看着,等手术结束了之后我叫你。”

    “不用了,我就在这儿等着。”

    谁知,苏橙摇了摇头,抬眸执着的望着手术室上面亮着的红灯,等着它变绿的那一刻。

    别说是睡觉了,苏橙一闭眼,都是叶慕笙在她眼前倒下去的那一幕。

    她从花坛上冲到他的身边,哭着喊着他的名字,但叶慕笙一点反应都没有,直到救护车赶来,将他抬到了担架上。

    苏橙的面前,就只剩下那一大摊染着他身体里的血的积雪。

    他的伤太重了,那么多的血流了出来,简直灼烧着她的眼睛,让她浑身的血液都在倒流,想被抽空了一样。

    直到浑浑噩噩的跟着救护车来到了这儿,等了将近六个小时后,苏橙这才缓过劲来,感觉身体有了一点知觉。

    “不睡的话,你也得坐下,不然等老叶做完后手术,看到你这副样子,没伤都得心疼出内伤来。”

    方育蔺开口缓解着沉重的气氛,朝苏橙说着,将她拽到了座椅前,按着她的肩膀让她坐了下去。

    “你在这儿坐会儿,我给你去买点吃的。”

    方育蔺说着,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表,又望了一眼苏橙苍白的脸色。

    都已经快十二点了,她肯定还什么都没吃,一直等在这儿。

    桃花眼里,忍不住露出一抹心疼的神情,方育蔺脱下自己的那件外套,给苏橙披上。

    “别担心了,老叶肯定会平安无事的。”

    握着苏橙那柔弱的肩膀,方育蔺直视着苏橙失神的双眸,一脸郑重的道。

    似乎被他语气中的笃定给感染到,苏橙望着方育蔺,愣愣的点了点头。

    见状,方育蔺这才放下心来,拍了拍她的肩膀,抬脚出去,给她买吃的。

    苏橙坐在椅子上,看着那道身影走了出去后,又抬头望了一眼手术室上亮着的红灯。

    这么一坐下来,长时间积攒的劳累顿时涌了上来,看着那个红色的灯,苏橙只觉灯光摇晃,渐渐的合上了眼睛。

    另一边,龙坤紧急的安排救护车过来后,看着叶慕笙进了手术室,便立刻返回了公司,封锁了所有的消息。

    同时,派人调查那个货车司机。

    在现场的时候,龙坤就注意到那辆货车的车牌号来自外地,拖了一车厢的海鲜产品,说是供给学校食堂,可走的路,却是往图书馆房间的路。

    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蹊跷。

    ……

    白茫茫的视野中,福利院里,一个看不清身形的人,一直坐在自己的身边,而自己,也因为感觉到他的存在,虽然什么都看不见,却很安心。

    这时,突然来了一个小男孩,抢走了她的饼干,还把她粗鲁的推到了草地上。

    手掌被粗粝的石子咯的生疼,一个仿佛夏日般的少年嗓音在她的耳边传来。

    “小姑娘,你是不是看不见?那我照顾你,可好?”

    自己眨着一片灰蒙的眼睛,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

    于是,一只手将自己扶了起来,拍掉了她穿着的裙子上粘着的泥土和草根,然后牵着她,让她去抚摸那陌生的钢琴键。

    “大哥哥,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少年似乎惊讶了一下,沉默了片刻后,回道,“我叫许灵澈,你叫我阿澈哥哥就行了。”

    ……

    “这个点医院旁边找不到开着的饭店了,给你买了点牛奶和面包。”

    方育蔺的声音,由远及近的传来,一下子惊醒了陷入梦魇中的苏橙,她像是从窒息中突然喘过气来一样,捂着胸口大口的呼吸起来。

    “小白花,你,你没事吧?”

    看到苏橙额头冒着冷汗,脸色虚弱的模样,方育蔺一愣,顿时在她面前蹲了下来,看着她的脸有些紧张道,“你别吓唬我,我这人身体不好,禁不住吓得。”

    “没事,可能是饿晕了头吧。”

    苏橙朝着方育蔺讪讪的笑了笑,抬手指了一下他手里提着的那袋牛奶和面包。

    方育蔺反应过来,赶紧递了过去。

    苏橙撕开面包的包装袋,咬了两口咽下,又喝了几口牛奶。

    心里,那种空虚的孤冷挥之不散。

    为什么自己会在手术室的外面,回想起关于许灵澈的往事?难道这意味着,慕笙,也会像许灵澈一样离开自己吗?

    苏橙心知自己这么想很迷信,却又不得不有种隐隐的担心。

    这时,终于,手术室上的灯变成了绿色。

    苏橙和方育蔺都脸色一震,站起身来,看着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满脸疲倦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医生,里面的人怎么样了?”

    苏橙往前走了一步,便不敢上前,看着方育蔺大步的走了过去,朝那个走在最前面的医生询问道。

    “目前,他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安心疗养一个多月,应该就能出院了。”

    医生摘下口罩,朝方育蔺开口道。

    不远处,苏橙听到的瞬间,只觉腿一软,差点倒在了地上,一手扶着座椅,一手按着狂跳不已的心脏。

    还好,还好,只要叶慕笙没事就好。

    “不过病人刚送过来的时候情况还是很凶险,有三根肋骨被车撞断了,其中一根的断裂处,与心脏就差两厘米,如果插到了心脏,那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医生语气有些凝重的叹道。

    做手术之前,院长就已经给他打过招呼,说这次送来的病人身份不一般,让他务必要让这个病人脱离生命危险。

    好在他聚精会神做了将近七个小时的手术,终于是将他的伤势给稳定了下来。

    “病人现在还处于麻醉状态,没有醒,不过你们可以进去看他了,稍后我会过来查看一下他的情况。”

    医生朝方育蔺和苏橙交代完以后,便下去休息了。

    “我就说老叶肯定不会有事吧,”方育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朝苏橙走去,拍了拍她的肩膀,笑着道,“愣着干啥呢,跟我一起进去看看老叶。”

    “……呃嗯。”

    苏橙点了点头,这才发现自己的双腿就像灌了铅一样,抬了一步之后,稍微轻了一些,跟在方育蔺的身后走了进去。

    病房里,还摆着各种手术中使用的大型仪器。

    苏橙从那些复杂的仪器前走了过去,来到了床边,就看到了躺在那儿,脸上带着氧气罩的叶慕笙。

    额前的黑色碎发浸着融化的雪水,有些软趴趴粘在他的额头上,双眸紧闭,棱角分明的脸上,没有什么血色。

    心里,又是心疼,又是庆幸,苏橙走上前去,伸手摸了摸他搁在身侧的那只手。

    修长的手指上,还夹着测心跳的夹子。

    “对不起,要不是因为我拉着你去散步,根本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感受到他手上传来的温度,泪水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苏橙低着头啜泣着,抓着叶慕笙的手越发紧了起来。

    一旁,方育蔺望着她哭泣的样子,叹了口气,却没有阻止。

    “哭吧哭吧,哭出来会好受些,免得等老叶醒过来的时候看到你在哭,他的心里应该也不好受吧。”

    身旁,传来方育蔺安慰的声音,苏橙抬手,抹掉了脸上的泪水,朝方育蔺问道:“我可以在这儿陪着他吗?”

    “可以是可以,但是这儿也没有床能让你睡啊。”

    方育蔺低头扫了一眼,脚旁都是那些大型仪器,根本没有再塞一张床的空地。

    这里是急诊,条件本来就有限。

    “等明天老叶醒了,我让医院换个套房,你再过来陪他吧,今天晚上就先回去好好睡一觉。”

    方育蔺朝苏橙劝道,然而,他就看到苏橙摇了摇头。

    “我只要有一张椅子,坐在他床边就可以了。”

    那张刚刚哭过的小脸上,还带着未干的泪痕,然而望着方育蔺的神情,却带着那种柔柔的坚持。

    “唉,那行吧,我让他们给你搬一个椅子过来。”

    方育蔺心知劝不动苏橙,无奈的叹了口气后,抬脚出门去找护士,给她去拿椅子。

    很快,椅子搬了过来,苏橙道了声谢,看着方育蔺告辞后,便坐在了病床旁。

    伸手,温柔的触摸着病床上那张闭眼的俊美脸庞,清纯的小脸上,泪珠止不住的往下落着。

    月亮高悬在半空中,静谧的病房里,只有仪器滴滴哒哒的声音,和她无声的守候。

    -----------题外话----------

    莫名写的好悲伤啊,不过这只是前奏哦,马上苏橙就要告白了,然后两人就可以过上一阵子寒假的病房同居生活了啦,薛蔷也会自作孽不可活,大家开心起来吧~~

    另外,感谢zhanglanping小可爱的一张月票,谢谢你,么么哒~

txt下载地址:https://www.gamer84.com/down/54/
手机阅读:https://m.gamer84.com/novel/54/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