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 薛蔷要堕胎,叶慕笙被感动?(二更)

作者:天素 |字数:7918

人气小说:三千铭契目录重生于火红年代锦堂归燕唯剑永尊对手军少的学霸甜妻重生之潜龙腾渊快穿:吾儿莫方

    电梯门前,薛蔷注意到苏橙的眸光望到了她身后的妇产科病房,顿时脸色有些不悦。

    见电梯门快要关了,她走了进来,与苏橙并排站在电梯里。

    苏橙虽然心中惊讶,但也不好开口问什么,于是两人坐在电梯,一路无言到了一楼。

    电梯门打开,薛蔷抬脚往一楼的护士站走去,苏橙则走到医院对面的便利店里,买了一些山竹和橙子。

    提着水果返回医院的时候,一楼里传来了一阵骚乱声。

    苏橙走到电梯门口,扭头望去,就看到护士站那里,薛蔷正和护士长争吵着什么。

    “我明明定了一个月的病房,现在还不到半个月,凭什么让我搬出去,你们医院就这个服务态度?”

    薛蔷虽然身上穿着病号服,但脚踩着细跟高跟鞋,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完没有一副病人的样子,咄咄逼人的朝护士长讨要说法。

    “我跟你说过很多遍了,病房数量有限,外面等着临产的孕妇还有很多,你就是做个流产手术,根本不用住院。”

    护士站前,护士长伏在那儿,正忙的不可开交,和薛蔷解释的时候便没那么多耐心。

    “谁,谁说我要堕胎啊?”

    薛蔷一听,顿时有些心虚,但仍旧梗着脖子道,“我只是过来疗养几个月,而且就算要堕胎,那也伤身体啊,肯定要住院休养。”

    “不需要,无痛人流只是一个小手术,你什么都感觉不到,胎儿已经打掉了,而且你才怀孕不到一个月,就更没什么要担心的。”

    护士长冷眼望了一眼薛蔷道,又接着补充了一句。

    “比起像你这种堕胎的女人来说,把病房让给那些准备好要做母亲的女人,更有意义一些。”

    “你,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信不信我投诉你!”

    薛蔷一愣,随即胸口生出了一团怒火,咬牙朝那个护士长吼道。

    然而,护士长丝毫没有把她的威胁放在眼里的样子,本来像薛蔷这样赖在医院不走的人,就只会浪费医院资源。

    更何况她年纪轻轻,不到二十,居然已经怀孕,还要堕胎,任凭谁都知道她是怎么回事。

    围观的人多了起来,听了刚刚她和护士长的对话,都对薛蔷指指点点。

    “薛蔷,你站在那儿干什么?”

    薛蔷捏着拳头站在那儿,恼羞成怒,刚要伸手打那个护士长一巴掌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季凌风的声音。

    “凌风,他们要赶我走,不让我住院了。”

    薛蔷立马一脸委屈的过去,挽着季凌风的胳膊,那双杏核眼瞪着护士长,娇滴滴的朝他抱怨道。

    “有这个事?我不是给你付了一个月的住院费吗?”

    季凌风皱起了眉头,望向护士长。

    “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吧,要堕胎的话就快点,不需要住院,她也算不上一个病人,赶紧做完后把她领走。”

    面前,护士长毫无感情的声音传来,季凌风听出了其中的鄙夷之意,又感觉到周围看出来的那些目光。

    脸色有些难看,季凌风将自己的胳膊抽出来,朝她不耐烦的道:“行吧,快回去,这事我会解决的。”

    “谢谢你,凌风,你对我真好,要不要去我病房坐会儿啊?”

    “不用了,你快回去吧。”

    季凌风躲开薛蔷伸过来的手,淡淡的说完后,就在薛蔷失望的眼神里转身准备离开。

    没走出几步,他突然看到了正在等电梯的苏橙。

    脚下一顿,季凌风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再定眼一看,果然是苏橙提着一袋子水果站在电梯门口。

    “薛蔷,等会儿,我送你上去。”

    心中涌上了一股狂喜,季凌风连忙叫住了薛蔷,抬脚快步走过去,和她一起走到了电梯门前。

    苏橙此时已经收回了目光,正疑惑电梯怎么还不下来时,就看到了季凌风和薛蔷两个人站到了自己的身旁。

    “苏橙,你怎么会出现在医院啊?身体哪儿不舒服?”

    待进了电梯里,季凌风忍着心中的喜悦,望向苏橙,朝她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

    薛蔷站在旁边,搂着季凌风的胳膊,见状脸上露出一抹不悦。

    “不是,我来照顾别人。”

    苏橙没想到季凌风会和自己搭话,也没有望他,出于礼貌,回道。

    说完,她就按下了十楼的按钮,等着电梯缓缓上升。

    薛蔷望见苏橙按了十楼,脸上露出一抹惊讶,十楼可是VIP病房,连凌风都没有给自己预定到,苏橙来照顾谁啊,居然能住到VIP病房里。

    “是吗?没事就好,那是你家里人在这里住院?”

    季凌风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接着朝苏橙一脸关切的搭话道。

    苏橙听出他语气里的关心,心里觉得奇怪,同时也对他打探自己的事情感觉不太自在。

    “呵,肯定不是照顾家人,她家哪有人能住在十楼,应该是来当护工的吧,苏橙,现在到了寒假,你做兼职的时间多了,当然要努力挣钱了啊。”

    薛蔷语气中带着鄙夷,悠哉的笑着道,同时一脸炫耀的搂紧了季凌风的胳膊。

    季凌风只顾看着苏橙,见她没有否认,心里暗暗有些激动。

    苏橙在这儿做兼职,那如果自己每天来看薛蔷,不就是可以天天碰到她了?

    到了二楼,从电梯里走出去的时候,季凌风还有些不舍的望了一眼苏橙,这才陪着薛蔷回到了她的病房里。

    “凌风,我有点害怕做手术,我们真的不要这个孩子吗?”

    到了那间普通病房里,薛蔷拉着季凌风的胳膊,脸上露出担忧的神情,朝他问道。

    “当然要做了,我们都还没毕业,不能这么早有孩子。”

    季凌风望见薛蔷犹豫的样子,心里咯嘣一下,赶紧摸了摸她的头劝道。

    天知道当薛蔷告诉自己她有了孩子的时候,季凌风当时的心情,简直就如同五雷轰顶。

    他早就不喜欢薛蔷了,更不可能这么年轻就有孩子,于是立马就要薛蔷过来把孩子打掉,但她一直犹犹豫豫,住了十几天的院了,还没有下定决心。

    “但是凌风,我怕我打了孩子之后,你就会和我分手,不要我了。”

    薛蔷抱着季凌风的腰,靠在他的怀里道,杏核眼里划过一道暗光。

    这个孩子她都不知道是范正厉的还是季凌风的,那两次她都吃了避孕药,却偏偏那么不凑巧的怀了孕,简直是天都在和她作对。

    孩子她是肯定要打掉的,但是在这之前,稍微牵制一下凌风,也是让自己以后有个保障。

    季凌风望着她一副缠着自己的样子,心里简直又是憋屈又是烦躁,深吸了一口气,语气缓和的道,“怎么可能呢?你是我女朋友,我会一直养着你的。”

    “真的吗?”薛蔷一听到他说要养自己,顿时心中一喜,抬头望着季凌风道,“那如果我答应了你去堕胎,你就和我订婚,怎么样?”

    季凌风浑身一僵,望着薛蔷那笑嘻嘻的样子,却没办法和她一起笑。

    ————

    另一边,苏橙提着山竹和橙子回到了叶慕笙的病房时,就看到应婉容又送了东西过来。

    床上,叶慕笙倚在那儿,望了门口的苏橙一眼。

    苏橙心知他是想让自己回避,于是点了点头,将水果放到桌子上后,便抬脚回了自己的房间。

    “那个小姑娘是你请的护工?那么一个小丫头,做事能利索吗?要请也要请个年纪大点的。”

    应婉容站在桌前,将包搁在了桌上,望着苏橙的背影,哼了一声道。

    叶慕笙没有回答,依旧低着头看着手里的文件,余光瞥到应婉容打开包,从里面拿了一个纸盒包装的东西出来。

    过于熟悉的包装,让叶慕笙不由得抬眼望去。

    “你还记得吗?以前你上贵族幼儿园的时候,什么高档的零食都不喜欢吃,偏偏喜欢跑去隔壁那家学费便宜的幼儿园旁边的一个沈记糕点铺,去买他家师傅做的豌豆黄。”

    应婉容轻呵了一声,生硬的语气不知不觉带了一抹柔和。

    只见她将纸盒打开,里面整整齐齐的码了十块豌豆黄,一股熟豌豆的清香顿时飘了出来。

    “我听下面的护士说,你今天要缝合伤口了,就给你带了你小时候喜欢的豌豆黄。这几天我送来的东西你都没吃,我估摸着这个你应该喜欢吃吧。”

    应婉容说着,将那盒打开的豌豆黄递到了床边,那双和他极为相似的墨瞳,朝叶慕笙望去。

    低头,望了一眼她手里的那盒豌豆黄,童年里熟悉的味道淡淡的传来。

    “我已经不喜欢吃这个了。”

    清冷的声音幽幽的传来,应婉容手一顿,就看到叶慕笙脸上依旧没有丝毫的表情变化,接着朝自己道,“不管你送什么,我都不会吃的,以后别来了。”

    “哼,瞧你那孤僻样,这可是你妈我特意开车开了三十公里给你买来的,你爱吃不吃吧。”

    应婉容脸上吃瘪,哼了一声,懒得废话,将那盒豌豆黄重新装好,放到了桌子上。

    叶慕笙望着应婉容那副懒得再劝的样子,印象中,她一直都是这样。

    别的小孩会被父母哄着吃饭,哄着上学,而她,总是一副你爱吃不吃,爱去不去的态度,将自己仍在原地,就一个人走了。

    “眼角的伤是怎么弄得?”

    正当应婉容以为今天也要无功而返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叶慕笙的一句询问。

    她脚步一顿,有些难以置信的回头望去。

    今天应婉容从进屋到现在,一直没有摘下过脸上的墨镜,就是为了遮掩眼角上的一团淤青。

    昨天,那个中年男子又来找应婉容,见她还没有得手,暴躁的抓起了她的头发,按着她的头往桌上撞去。

    眼角的淤青,就是那个时候,一下子撞到桌角时弄得。

    “没什么,不小心撞到了桌子上而已。”

    应婉容抬手拨了一点头发,遮住了从墨镜旁露出来的淤青,语气淡淡的道。

    目光落在自己放在桌上的那盒豌豆黄,她接着补充道。

    “那个做豌豆黄的师傅早就不干了,我还是找店主要了他家地址,一路开到他家里面,让他做的。你吃吃看是不是和以前的味道一样。”

    说完后,应婉容便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抬脚走了出去。

    叶慕笙倚在床上,目光触及到桌上那盒豌豆黄,纸盒上的沈记标志,是他小时候最深刻的记忆。

    俊美的脸上,依旧是一脸的平静,连同那双墨瞳,也是云消雾散,毫无波澜。

    第二天,应婉容再过来送一碗莲子羹的时候,就看到昨天送过来的那盒豌豆黄依旧摆在桌子上。

    不仅没有扔掉,而且打开的纸盒里,还少了两块,只剩下八块豌豆黄了。

    “我昨天应该说过,你不要再来了。”

    病房里,叶慕笙已经从床上起来了,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衫,正在抬手,将外面的黑色西服穿到肩膀上。

    应婉容原本有些愣神,此时看到他已经活动自如的两只胳膊,心里顿时咯嘣的一声,连忙问道:“你这是要出院了?”

    --------------题外话-------------

    晚上还有三更哈,十点之前,爱你们哦~~

txt下载地址:https://www.gamer84.com/down/54/
手机阅读:https://m.gamer84.com/novel/54/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