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 戚灿灿的跟踪狂(万更四)

作者:天素 |字数:1266

人气小说:三千铭契目录重生于火红年代锦堂归燕唯剑永尊对手军少的学霸甜妻重生之潜龙腾渊快穿:吾儿莫方

    “小歪,小歪,我是你的死忠粉啊……”

    宅男捧着一手的签名写真,迈开肥硕的腿,费力的从酒吧门里挤了出来,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追着戚灿灿喊道。

    “你够了吧,都说了别把二次元的东西带到现实中来!”戚灿灿脸上一脸的不耐烦,转身朝那个宅男吼道,“下了台换了一衣服之后的我就不是什么小歪了,你不要再来纠缠我。”

    眼下,戚灿灿已经脱了那身性感的紧身衣,换了自己的牛仔服,戴着那顶黑色鸭舌帽,穿着一双白色板鞋,整个人又恢复成了刚进酒吧时的那身装扮。

    “小歪,不要用这种语气说话好不好……”

    那个宅男两眼痴迷的望着戚灿灿那张脸,看着她朝自己吼叫,那张肥肉横长的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

    “对了,小歪,我给你买了一套cos衣服,是托人从日本带回来的,千元公主的服饰,我送给你,你穿上给我看一眼好不好?”

    宅男语气兴奋的说着,又费力的将背着的那个圆鼓鼓的包巴拉到了前面,拉开拉链,包里面顿时掉了好些烂七八糟的东西出来。

    什么手办吧,照片啊,都掉到了他的脚下,然而他却不管不顾,只从包的最里面掏出了一个装饰精致的盒子。

    “就是这个,就是这个……”

    看着那个盒子,他憨憨的笑了两声,抬起那只粗胖的手擦了擦头上的汗,把盒子捧到戚灿灿的面前,两只绿豆大的小眼睛里露出一抹期待的,在她面前打开了盒子。

    “小歪,你看看,你喜欢吗?”

    然而,戚灿灿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就一把将那个盒子连同里面的衣服一起挥到了地上。

    “安仔,我再说一遍,三次元的我,不叫小歪,我叫戚灿灿,我压根就不喜欢这种花里胡哨的衣服,我就爱穿我的牛仔服!”

    她双手环胸,站在那个跪倒在地去捡衣服的宅男前面,居高临下的望着他,最后冷冰冰的提醒了他一句。

    “走吧,沈老师。”

    转身,走到沈云朗的身边,戚灿灿拉着他的胳膊,拽着他往前面的马路旁走去。

    “他是什么人?”

    沈云朗看着戚灿灿一脸阴沉的样子,忍不住开口问道。

    “一个肥宅跟踪狂,每次活动结束,下了台卸了妆之后他还要来缠着我,跟他说了多少遍也不走,骂他踢他都赶不走,烦都烦死了。”

    戚灿灿皱起了眉头,朝沈云朗道,那张低头看路的小脸上,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自从她加入了Cosplay的圈子后,很快就凭借着身体条件火了起来,迅速积攒了大批粉丝,出的写真也不愁销路,但是与此同时,偷拍狂,跟踪狂也多了起来。

    戚灿灿早就不胜其扰,平时在学校里弄得邋里邋遢,也是防止被圈子里的人认出自己。

    低头,皱着眉,心里有些烦躁,和隐隐的不安。

    那些躲在暗处痴迷她的人,根本防不胜防,有时候戚灿灿甚至都想过要报警,或者是干脆放弃这份职业,但是现在卖写真的钱已经成了她的主要收入来源,如果不做coser了,她挣的钱至少比以前少了百分之八十。

    “小歪,小歪……你别走啊。”

    身后,那个肥宅捡起衣服和盒子,然后将掉在地上的东西急匆匆的部塞到包里后,连拉链都来不及拉,又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追了上来。

    戚灿灿无语了,心里的烦躁到达了顶点,停下了脚步,准备在那个肥宅走到自己身后的时候,转身狠狠的踹他一脚,看他还敢不敢再跟着自己。

    然而,没等她回头,她就听到了那个肥宅呼哧呼哧的喘气声中,接着朝自己喊道:

    “要不我,我去你家里等着你,好不好?”

    一阵冰凉的寒意爬到了自己的背上,迅速冻结了她身的血液,戚灿灿僵硬的转过身去,就看到朝自己跑过来的安仔,那双几乎嵌到肉里面的小眼睛里,露着一种异样的光芒望着她。

    这感觉,就好像自己被一条冰冷的毒蛇盯上了一样。

    安仔,他是什么时候知道自己家的位置的……

    自己的家,就在一栋破旧的居民楼里,家里面只有她自己和妈妈两个人,左右的邻居都是年迈的老婆婆和老爷爷,而且上周,家里的防盗门上的锁坏了,自己还没有找人来修。

    “沈老师,你能低一下头吗?”

    戚灿灿感觉脑子里一片模糊,将僵硬的目光从安仔的那双眼睛上移走后,转身面对着身旁的沈云朗,声音有些颤抖,朝他开口道。

    沈云朗原本看着那个叫安仔的肥宅不依不饶的追上来,就准备带着戚灿灿去打车甩掉他,正抬眸望着马路上有没有空载的出租车,压根没有听到安仔说的话。

    此时戚灿灿突然转了过来,朝他说了这么一句,沈云朗以为她要和自己说什么悄悄话,便缓缓俯身,低下了头。

    然后,他就看到戚灿灿抬起了一只胳膊,突然勾住了他的脖子,同时踮起脚来,那张樱桃小嘴一下子贴到了自己的嘴唇上。

    沈云朗一下子愣住了,唇上传来一种软软的触觉,带着她身上的香味,而且她的唇瓣,似乎还有轻颤。

    他们两人的前面,一直跑过来的安仔突然慢慢的停了下来,拖着两条又短又粗的腿,那张肥硕的脸上一脸的难以置信。

    一直捧在手上,无比珍惜的那盒千元公主的衣服啪嗒一下掉到了地上,安仔愣愣的望着那两个在街边亲吻的人,突然捂着头,爆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尖叫声。

    “啊——小歪,你怎么可以和男人接吻,你是那么纯洁,那么高贵,你是我心目中真正的女神啊,你在干什么!你居然和别人在接吻!”

    安仔抱着头,痛苦的趴在了地上,那张肥硕的脸上涕泗横流,一边捶着地,一边抬头望向戚灿灿,那双遍布血丝的眼里,满满都是一种信仰遭到背弃后的绝望。

    耳边传来安仔悲痛欲绝的吼叫声,戚灿灿脸上露出一抹得逞的笑意,故意又将另一只胳膊攀到沈云朗的脖子上,娇小的身躯挂在他高大的身体上。

    “亲爱的,人家不想去宾馆了,今晚去我家好不好?我给你做菜吃哦,你想吃什么,我们现在去超市买,哦对了,还得去买另外一样东西呢,你用的太快了,人家家里的存货都被你用没了呢。”

    戚灿灿踮着脚,站在沈云朗的怀里,一脸羞涩的表情望着他,娇滴滴的说道。

    说完后,她微微垂眸,瞥了一眼跪在那儿的安仔。

    只见安仔脸上的鼻涕和泪还挂着,但是原本悲愤的望着戚灿灿的那双眼睛里,已经一片死灰。

    不,她不是自己的女神,她就是现实当中一个放荡的女人,她居然顶着小歪的身份,一直和别的男人开过房,还不止一次……

    呆坐了片刻,安仔连爬带跪的过去捡起了那件千元公主的衣服,然后“撕拉”一声,将那件衣服撕成了两半,又泄愤般的用牙咬着扯着,像是对过去自己愚蠢的一种惩罚。

    将那件衣服撕成碎片之后,戚灿灿就看到安仔从地上爬了起来,将那些自己的写真从包里面拿出来,像觉得烫手一样再无半点留恋的甩了出去,又将其他的手办视若珍宝的装进了包中,拉好拉链,背着他的那个鼓囊囊的包走了。

    像安仔这种宅男,他们有多痴迷于二次元的女生,就有多厌恶现实中的女生,现在自己把小歪的形象破坏的一干二净,安仔估计回去后把她的周边写真给扔了,再也不会来纠缠她了吧。

    戚灿灿想到这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终于松了下来。

    这时,头顶上传来了沈云朗似笑非笑的声音,带着一种无形的巨大压力。

    “……这位同学,你这是在跟老师说什么浑话呢?”

    戚灿灿心里暗叫不好,硬着头皮抬眼望去,就看到那张清雅的脸上,已经隐隐有了震怒的前兆。

    “呵呵,不好意思啊,沈老师。”

    戚灿灿讪讪的笑着赔礼,赶紧将挂在他脖子上的两条胳膊放了下来,重新站到了地上。

    不得不说,这位沈老师看起来瘦,身材倒是挺结实的,自己刚刚几乎整个人都挂在了他的脖子上,他居然身子晃都没晃一下。

    然而没等她的胳膊垂下来,旁边就有一只更加有力的手抓着了她的胳膊,将她原本后退的身体又重新拉了回去。

    身体,又撞到了那个宽阔的胸膛上去,戚灿灿捂着头闷哼了一声。

    “你胆子不小啊,不去宾馆了,改去你家是吗?呵呵,原来学校是你家啊,把学校当成自己的家了,真是好学生啊。”

    沈云朗一手抓着戚灿灿的胳膊,低头看着那个黑色的鸭舌帽下的小脸,呵呵冷笑道。

    “还有,去买什么东西啊?我用什么东西太快了,你倒是给我解释解释啊。”

    无语了,他真是无语了,从教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碰到这种敢突然朝自己抱过来,开口就跟自己讲黄段子的学生。

    而且,她还亲了自己一下,这是要挑战他身为老师的威严呢,还是想占他的便宜?不管怎么样,这次他一定要给这个不知大小的臭丫头一个教训。

    “啊呀,放开你的手,你拽疼我了。”

    戚灿灿苦着一张小脸,另一只没被他抓住的手用力的去掰自己胳膊上的那只铁爪,抬头,正好看他朝自己举起了手。

    “干嘛?这是要体罚吗?你想打我身上哪个部位啊?沈老师。”

    没有害怕的缩头,戚灿灿反而扬起帽子下的那张小脸,冲着沈云朗而去。

    沈云朗听到她的问话,那只举到半空中的手一下子僵住了。

    戚灿灿见状,脸上那不正经的笑容更加肆无忌惮了。

    “是想打我这挺翘的屁股,还是我这对丰满的酥胸,或者是我这不盈一握的纤腰呢?来啊,你打啊。”

    她捏着嗓子细声细语的说道,配着嘴里吐出的话,还翘了一下屁股,挺了一下胸,摸了一把腰,然后那双灵气逼人的眼眸,挑衅的笑望着他。

    这个老实巴交的沈老师,她说的那么含蓄,反应还这么大,也不看看她是谁,她戚灿灿可是小黄文界的一姐,什么荤段子不都是信手拈来的事吗?

    你越不想听,我就越是要在你面前叨叨个透,居然还想着打我,我看你敢打我哪儿!

    戚灿灿一脸得意,抬起自己的那张小脸,一副肆无忌惮的样子朝他吐舌头。

    然而,她的舌头还没来得伸回去,就看到沈云朗那张清隽的脸上早就憋屈一片,却又忽然舒展了开来。

    随即,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指从帽檐下伸了过来,就在戚灿灿愣神的时候,啪的一声,赏了她一个脑崩子。

    “啊,疼!”

    一个个路灯已经亮了起来,街头,传来戚灿灿吃痛的一声惨叫。

    ————

    坐在出租车里,戚灿灿仍然一手揉着额头,时不时的朝坐在一旁的沈云朗投过了几道记仇的眼刀。

    她的腿上,放着那个黑色的鸭舌帽,揉了一会儿额头之后,她放下了手,拨拉了一点头上的刘海,遮到自己的额头上。

    然而,那眉心一点红,却是几缕发丝压根遮不住的,不仅是红,好像还有点肿起来了。

    “懂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啊?下手这么重,疼死我了。”

    一脸郁闷的重新戴上帽子,戚灿灿忍不住咕囔道。

    “活该。”

    旁边,传来沈云朗悠悠然的评价,只见他双手环胸,靠在车座上,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呵,也不知道之前那个追了我大半条街,趁我不注意偷走了我初吻的那个混蛋是谁,”

    戚灿灿一脸不屑的冷呵了一声,托着脸幽幽说道,“按照沈老师的说法,我是不是也得给你一个脑崩子,才算公平啊?”

    “咳咳,”

    听到戚灿灿谈起这事,沈云朗顿时有些没底气了,轻咳了一声后,解释道:“那次我不是故意的,但是这次你不仅偷亲我,你还跟我说些乱七八糟的话,我才惩罚你的。”

    “什么呀?说话也不行啊,”听他这么一解释,戚灿灿反而不乐意了。

    挪了一下屁股,戚灿灿面对着沈云朗,抱着胳膊,一脸呵呵道:“我说什么话那是我的言论自由,你不听不就行了吗?分明是你心里有鬼,才把我随便绉的话听到了心里,又为了掩饰你那内心肮脏的想法,所以才故作正经的批评我!”

    “你这是无礼取闹,”沈云朗闻言,一脸诧异的反驳道。

    随后沈云朗将她浑身上下瞥了一眼,收回了目光,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笑了一声道:“呵呵,我内心有肮脏的想法?我就是有想法,那也是对着一米七大长腿的美女老师,你有什么好让我想的?”

    戚灿灿看着沈云朗一副不屑的样子靠在那儿,先是沉默了一会儿,随后也靠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哦,是吗?也不知道是谁在我跳舞的时候,两只眼睛就跟地震了一样。”

    “我那时是被出神入化的化妆技巧给震惊了,给你化妆的那个化妆师应该年薪一百万吧,都能把丑小鸭化成黑天鹅。”

    “……”

    戚灿灿默了,她发现沈老师在被自己的几次刁难后,说话的技巧简直突飞猛进,自己居然已经吵不过他了。

    “你们两个人,是情侣吗?”

    这时,坐在前面的出租车司机的开口问道,是一个女司机,大约四五十岁的大妈,此时望着后面两人从上车就开始吵嘴,忍不住八卦道。

    “不是!”

    “当然不是!”

    两人立刻异口同声的回道,相互望了一眼后,沈云朗朝前面的司机补充道:“她是学生,我是她大学里的老师,我们俩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关系”

    旁边,戚灿灿从鼻子哼了一声,随即点头表示认可。

    “啊呀,原来你是老师啊,这么年轻就当了大学的老师,有前途啊,”女司机一边开着车,一边从后视镜里望着后面两人,笑着聊天道。

    “师生恋也不错啊,想我上高中那会儿,就一直偷偷喜欢我们班上的语文老师,教书教的好,还长的俊,唉,就是年龄差大了,人家都已经结婚生孩子了。”

    女司机一边说着,语气中还带着感慨和遗憾。

    戚灿灿在后面坐着听着,一脸吃惊,所以要是当时那个语文老师没有结婚,大妈,你想干啥呢?

    一旁,沈云朗望着窗外,对这种陈年旧情丝毫不感兴趣。

    “我瞅着你们俩年纪差也不大,还怪相配的呢,”女司机从自己的往事中抽身出来后,又从后视镜里一脸鼓励的看着两人一眼。

    “师生恋不错哦,不管是上课还是回家都在一起,而且男方是老师的话,还可以照顾女方,从她还在学校的时候一直陪伴她到社会上,呵护着她,不让她受一点伤害,不觉的很浪漫吗?”

    女司机一副陶醉的语气说着,而且听起来,似乎还真有那么回事。

    然而,用余光瞥了一眼旁边坐着的人,后排的两个人都立马收回了目光,从那种微妙的气氛中赶紧回过神来。

    车里,突然安静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后,沈云朗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不用跟我回学校了,自己把群聊解散了就行,还有删了你那些乱七八糟的存稿。”

    戚灿灿闻言,有些意外之外,扭头望向坐在旁边的沈云朗,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眨了眨眼睛。

    “我知道了,难不成是因为我刚刚亲了沈老师一下,沈老师就突然想要放过我啦?”

    戚灿灿的眼眸中顿时露出惊喜的目光,双手撑在座位上,凑到了沈云朗的面前,一脸期待的朝他道,“要不我再亲你一下,不,两下,你能不能让我接着拿你当原型写小说啊?”

    “离我远点,”

    沈云朗往后仰去,避开她凑过来的脸,原本还算温和的脸色顿时无语的绷了起来,“我是因为有正事要做,没工夫处理你这点破事了,你自己把它好好处理掉,要是敢再犯,就绝不轻饶了。”

    沈云朗说着,还伸出食指朝戚灿灿威胁道。

    “切,知道啦。”

    戚灿灿一见没有商量的余地,一脸遗憾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郁闷的托着脸。

    沈云朗这才重新坐直了身体,理了理自己的那件大衣,朝戚灿灿瞥了一眼,忍不住教育道:“你好歹也是一个女孩子,这么轻易的就拿亲嘴这种事当条件不好吧?”

    还有之前被自己追了一条街的时候,也是碰到她和一个男生说着什么借钱就当他女朋友的话,简直就像是把自己当成了交易商品一样。

    “哦,是吗?”戚灿灿听到沈云朗的话,一脸的无动于衷,朝着他摊手道,“反正都亲过两次了,再亲一次,亲十次又有什么区别呢?”

    沈云朗闻言,愣了。

    好吧,他竟然无话反驳。戚灿灿的脑回路,果然是寻常的女孩完不同,说她开放吧,人家的初吻居然还被自己拿了,说她保守吧,能说出亲十次的女孩可以算做保守吗?

    “行吧,你想干啥就干啥吧。”

    沈云朗无力扶额,等到了学校门口,他就从车上下来,一手扶着车门,探身朝里面的戚灿灿叮嘱道:“记得跟我保证的事情吧,别想着耍什么花招,我有办法知道你有没有照做的。”

    “哎呀,知道啦,沈老师你罗不啰嗦啊。”

    戚灿灿靠在车里,一脸不耐烦的招了招手道。

    沈云朗见状,这才站直了身体,关上了车门,抬脚准备往学校走去。

    这时,戚灿灿突然在他身后叫了一声。

    “诶,沈老师,等会儿。”

    沈云朗一脸莫名奇妙的回头,就看到她降下了车窗,双手扒在窗上,一脸可怜巴巴的望着自己。

    “那个,你还没付车费呢。”

    沈云朗:“……”

    转身,抬脚走到车窗前,拿出钱包,抽了一张一百,递到了戚灿灿的面前。

    戚灿灿从车里面伸出手来,笑嘻嘻的拿过那张一百,朝沈云朗挥了挥手。

    “那就这样啦,下周一学校见哦,沈老师。”

    “不用见了。”

    沈云朗嘴角抽了抽,默默的道,将钱包揣回了自己的兜里,转身离开。

    戚灿灿坐在车中,望着他的背影,忍不住偷笑起来,然后吧唧一口,亲了一下他给自己的那张一百块。

    ——————

    明川路的别墅

    叶慕笙给沈云朗打完电话后,将手机搁在玻璃桌上,然后抬脚走出了房间。

    从走廊上走过,脚上穿着那双深棕色的拖鞋,身上换了一套浅棕色的线衫以及笔挺的黑色裤子,叶慕笙停到了苏橙的房门前,抬手,敲了敲门。

    “苏橙,”

    他轻声唤了一声。

    安静了半晌后,房门那边传来一个闷闷的声音。

    “什么事?”

    是苏橙的声音,但是闷闷的,很小声,像是从被子里面发出来的声音。

    唇边,忍不住勾起了一抹笑意,叶慕笙站在门口,接着朝里面的人道:“你把自己关在房里干什么呢?”

    又是安静了一会儿,那个闷闷的声音接着回道:“没干什么。”

    只是,这次回答的时候,似乎有点沮丧。

    叶慕笙脸上的笑更加浓郁起来了,靠在门口,接着含笑道:“那就开门,让我进去。”

    此话一出,房间里没了声音。

    叶慕笙双手环胸,倚着门等了好一会儿,那个闷闷的声音才再次响了起来。

    “我现在暂时不想看到你。”

    门外,那张俊美的脸上露出了然的笑意,叶慕笙抿唇轻笑,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小丫头,是害羞了啊。

    时间回到一个小时之前,叶慕笙的房间里,那张黑色的大床上。

    “慕笙,慕笙,可不可以抱紧我……”

    伴随着苏橙急促的娇喘声的,是她一声声唤着的叶慕笙的名字,还有来自身上的粗喘声。

    叶慕笙双手撑在她头两边的枕头上,抬起那张被情欲彻底浸染的脸,那双墨瞳仿佛被洗过一般散发着惑人的光芒。

    “这样吗?”

    他哑了声音,不顾额头上滚下来的汗珠,抬起一只胳膊从她的背后传了过来,抱着她那汗湿的身体。

    两具同样汗湿的身体,纠缠不清的紧紧贴在一起。

    苏橙两只胳膊挂在他的脖子上,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他抬起了几分,他那精壮精致的腰腹,每一次下沉,都从她娇嫩的肌肤上摩擦而过。

    摇了摇头,那双含着水雾的眼眸几乎已经是媚眼迷离,纤细的手从他的脖子上移开,划过他滚动的喉结,苏橙捧着他的脸,低喘着道:“不,还要再紧一点,一点都不要分开。”

    看着身下那张绯红的小脸,说着那种让人几乎无法冷静思考的话语。

    平时精密无误,统筹兼顾的大脑刹那间陷入了死机当中,叶慕笙放弃了一切的顾虑。

    “这可是你说的。”

    最后咬着牙隐忍的吐出这句话,叶慕笙将自己高大结实的身体彻底压在了苏橙那娇小的身体上。

    两只手握着身下那颤抖的纤细腰身,他低吼一声,纵情的进攻起来。

    苏橙闷哼一声,抱在他紧实肩膀上的手猛地缩紧,却不避不躲,承受着他对自己的一次次侵犯。

    越是猛烈,越是失控,才能将她脑中部思绪和理智都撞击的支离破碎,苏橙才能什么都不想的,只紧紧的抱着身上的这个男人,跟着自己的感觉走,就够了。

    ……

    一场彻底的放纵之后,房间里的温度降了下来,叶慕笙翻身,躺在苏橙的旁边,看着倚在他胳膊上沉沉睡去的女孩,忍不住怜爱的捏了捏她的脸。

    都说久别胜新婚,果然如此,或许是习惯了和自己生活在一起了吧,这小丫头一个月没有见到自己,顿时就像一个小猫一样粘人了起来。

    看着她熟睡的睡颜,倦意席上心头,叶慕笙也阖眸,浅眯了起来。

    睡了一会儿后,感觉到身边的小人儿动了一下,他睁眼,就看到苏橙皱着眉头,似乎感觉渴一样的抿了抿嘴。

    修长的胳膊伸到床头,提起搁在床头柜上的一个小型水壶,在一个玻璃杯里倒了点水。

    “苏橙,张开嘴。”

    拿过那杯水,他轻声唤了苏橙一声,将杯子递到她的嘴边。苏橙睡的迷迷糊糊,感觉到唇边触碰到了一丝甘甜的清水,喉咙里的干渴让她无意识的张开了嘴,一手扶着杯子,吞咽起来。

    清凉的水入了喉咙,立刻赶走了身体的燥热,她这才清醒了一点,悠悠的睁来了眼睛。

    刚一睁眼,就看到了抱着自己肩膀的叶慕笙,身上什么衣服都没穿,那身肌肉上还泛着汗水。

    “要不要再喝一口?”

    他端着半杯水,正轻声细语的问着自己。

    一片空白的大脑,这才开始缓缓的运作起来,苏橙缓缓的眨了眨有些迷蒙的眼眸,所以刚刚自己喝的水,是他喂的。

    而且,因为自己是躺在他的胳膊上喝着,所以还有水顺着她的唇边,滴到了他的床上。

    不过,就算没有这杯洒了的水,他的床上,已经弄得够湿了……

    “不用了。”

    苏橙蜷起身子,将脸埋在了他的胳膊上,瓮声瓮气的回道。

    于是叶慕笙便将那半杯水放回了床头柜上,趁着他转身的功夫,苏橙撑着胳膊坐了起来。

    “我回去睡了。”

    她微不可查的丢下了这么一句,低着那张红彤彤的小脸,连自己的衣服都来不及拿,随便的将第一眼看到的叶慕笙那件宽大的黑色睡衣披到自己的身上,下床寻了自己的拖鞋,就从房间里跑了出去。

    这么一跑走,直到现在都关在自己的房间里面,都没有出来。

    叶慕笙站在苏橙的门口,对她害羞的原因心知肚明,她本来就是那种羞于表达的人,难得被自己撩的这么大胆了一次,反应过来,又像一只缩头乌龟一样躲起来了。

    不过这种害羞后躲到房间里的举动,真真挠的他心痒起来,越发想捏了捏那张通红的小脸。

    而此时,躲在房间里,用被子蒙着头躺在床上的苏橙,心里简直连肠子都要悔青了。

    完了完了,刚刚的那些记忆都是一场梦吧,那个当着叶慕笙的面说想要他的人绝对不是自己吧?绝对不是自己啊!

    还有那些乱七八糟的画面,那些让人都不忍回想的娇喘声,不不不,这绝对是一场梦,自己只不过是做了一场春梦而已,从被子抬起来的那一刻,自己就会发现,叶慕笙根本就没有回来,所有的一切,都是一个梦!

    哗啦一下,掀开被子,明亮的阳光顿时刺痛了她的眼睛。

    等恢复视野后,她低头一看,身上披着的,是一件黑色丝缎的睡衣,揉的皱巴巴的,再往下看,胸口,腿上,还有点点痕迹……

    重新躺回床上,苏橙内心绝望的将脸埋进了被子里。

    目光,幽幽的暼到那个拉着轻纱窗帘的窗户,因为开了一条小缝,还能感觉到外面吹进来的丝丝清风。

    要不,自己跳窗逃走了吧,这两天就借宿在蔡格格家里好了,不然的话,她实在是没有脸面对叶慕笙,和他两个人单独住在这栋别墅里面啊。

    苏橙这样想着,心里升起一点小小的希望,从床上起身,挪到了窗前,透过那层轻纱往外望去。

    下面,就是一片平整的草地,从二楼往下望去,大约五米的高度,让苏橙心里顿时没了底。

    再度绝望,她踩着拖鞋重新躺回了床上,抱着自己软绵绵的被子,只希望时间能够重来一次。

    门外,扣扣两声,是叶慕笙在敲门。

    “你的衣服忘记拿了。”

    听到叶慕笙的声音,苏橙顿时紧张的坐了起来,抱着被子,犹豫了一会儿,回道:“你放在门口就行了。”

    门外的人静了一会儿,突然,苏橙听到叶慕笙好像轻笑了一声。

    “苏橙,你这是躲在里面害羞吗?”

    那张清润的嗓音,带着一种坏坏的笑意,听起来就像是在捉弄人一样。

    苏橙闻言,将怀里的被子抱个更紧了,头倚在拢起的被子上,丝毫没有底气的回道:“我没有。”

    “那我开门进来了。”

    叶慕笙的声音很快响起,苏橙闻言一愣,望着那道紧闭的门,随即道,“你进不来的,我锁了门。”

    谁知,门外,叶慕笙也立刻道:“门没锁,你忘记锁门了。”

    怎么可能?苏橙心里一惊,就看到门上的那个把手突然动了,然后缓慢的旋转起来。

    她一下子反应过来,是叶慕笙在外面握住门把,他要把门打开了,自己居然真的忘记了锁门!

    “等,等一下。”

    苏橙立刻慌了神,赶紧从床上爬起来,也不知道应该是先去堵门还是先穿上衣服,左右为难的一下后,她到底是更怕叶慕笙开门之后看到自己衣衫不整的样子。

    于是,赶紧跑去打开衣柜,脱了身上那件黑色睡衣,从里面拿出一件胸衣,套到肩膀上,手背到身后去系扣子,然后随便拿了一件线衫出来,往自己头上套去。

    “你等一下,先别进来,我还没穿好衣服呢。”

    一边将胳膊伸到袖子里,苏橙心急如焚,连忙朝着门那边喊去。

    然而,旋转而下的门把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眼看着就要到头了,苏橙更加慌乱起来,打开抽屉,穿上了一条内裤后,又连忙抽出来一条牛仔裤往腿上套。

    就在她才穿进去一条腿的时候,门把已经旋到了头,只听见门锁里咔啦一声,苏橙心里也随即咯嘣一声。

    然而,一声响之后,就没有后续了,咚的一声闷响,门被锁起来的扣给挡住了,没有打开。

    苏橙顿时懵了,连带着还没有穿好的裤子一起坐到了床上。

    所以,原本自己是锁了门,叶慕笙压根打不开来!

    门外,传来他轻笑的声音。

    苏橙顿时明白了,他一早就知道她锁了门,刚才之所以那么说,还煞有其事的握着门把,其实就是在故意捉弄自己。

    “衣服换好了吗?”

    叶慕笙的声音带着一丝得逞的坏笑,接着道,“我刚刚去厨房看了一眼,冰箱里没有菜了,我们一起出去买吧。”

    苏橙听着门外传来的声音,那颗刚刚几乎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的心脏还没有平复过来,此时又是气又是恼的坐在床上,压根就不想理他。

    于是,叶慕笙站在门口等了好一会儿,这才终于等到了苏橙的回复。

    “等我一下,我弄好了就出来。”

    薄唇勾起一抹笑意,叶慕笙转身,心满意足的抬脚往楼下走去。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大约等了半个小时之后,他就听到楼梯上传来了苏橙的脚步声。

    回眸望去,只见她穿着一件高领的厚毛衣,一条棉麻的裤子,外面裹了一件米色大衣,双手插着兜里,正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叶慕笙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她的面前,看着她包着这么严实的打扮,忍不住笑道:“穿的这么厚,不热吗?”

    “不热,”

    苏橙从兜里拿出手,有些不习惯的拨了拨围在自己脖子上的那个高领,虽然是回叶慕笙的话,却一直不看着他,而是穿过他的身侧,望向了大门那边。

    “我们不是要出门买东西吗?外面比较冷,我就多穿了一些。”她一本正经的解释道。

    叶慕笙闻言,忍不住抿唇轻笑,也不戳穿,只是伸手替她理了理被夹到衣领里的头发。

    “说的对,别着凉了就好。”

    温柔的声音,在她的头顶传来,那双修长的手在替自己理完了头发之后,就收回了回去。

    “那就出发吧。”

    望了苏橙一眼后,叶慕笙抬脚,走到玄关,换了鞋子之后,先开门出去将车库里的车开到院子前面。

    上车的时候,苏橙没有坐在副驾驶座上,而是打开后排的车门,抬脚坐了上去。

    叶慕笙从后视镜里看见,低头,忍不住轻笑了一声,摇了摇头后,踩下油门,驱车往附近的超市而去。

    -----------题外话-----------

    苏橙:不,这一定是幻觉!

    叶慕笙:媳妇,你就从了为夫吧~~

    甜甜蜜蜜的生活还有几天哦~马上叶教授就要遇到对手啦哈哈~感谢订阅,么么哒~

txt下载地址:https://www.gamer84.com/down/54/
手机阅读:https://m.gamer84.com/novel/54/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